(1 / 2)

大昏君 笑轻尘 1970-01-01

一路尾随,看到叶天走进一户院子后,龙丰庆双眼闪过一丝阴霾,转身离去。

小半个时辰后,龙丰庆带着十几个龙家家丁风风火火赶过来,正准备敲门,就看到叶天正好推门走出来。

“哈哈,我运气真是不错,差点晚来一步让你小子跑了!”

叶天一脸“无辜”的问道:“你谁呀?我们认识么?”

“少装糊涂!跪下,叫爷爷!”

“你是不是喝多了?我给你一个机会,让你重说一遍。”

“呸!你看我这样,像是喝多了么?识相的,跪在地上叫几声爷爷,再把从我这骗走的钱拿回来,这事就算完了,否则,呵呵,你自己琢磨吧。”

双目在龙丰庆带来的人群中扫过一眼,叶天冷笑道:“你是打算对我动手了,是么?”

“没错,你要还不识相,我就打断你的手脚!”

“哈哈,好,好,我谢谢你。”

自己都要教训他了,他怎么还谢谢自己?

就在龙丰庆犯迷糊的时候,手下拉扯了一下他的衣袖,他不耐烦的回头看去,不看不知道,一看差点被吓的跪在地上。

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他们竟然被包围了。

“好小子,人手不少呀!他们是把我们围了,可你别忘了,你也被我们围住了。”

“那又怎么样?”

“他们可没时间救你!真动起手来,等你同伙冲进来的,你都被我打死了。”

狠话刚说完,龙丰庆就看到叶天后退两步,之后“砰”的一声,关上了院门。

他关门了,他竟然关门了!

接下来,自然是龙丰庆一伙人的悲剧,听着门外面的惨叫声,叶天饶有兴致的开始品茶。

一旁的何秋莹问道:“你不是要抓龙钊兴么?折腾龙丰庆干什么?”

“我让人查过了,龙丰庆是龙钊兴的亲随,平日里一直跟在龙钊兴身边,龙钊兴杀人的时候,他肯定也在,甚至尸体都是他处理的。”

“太好了!只要将龙丰庆拿下,不仅能找到受害者的尸体,还能指证龙钊兴!”

“尸体的藏匿地点,龙丰庆会说出来,可指证龙钊兴,他怕是不敢。”

“发现尸体,只能立案,对于审判龙钊兴没什么用处呀。”

“事要一步步来。”

何秋莹还想说话,可看到叶天一脸自信的样子,还是下意识闭上了嘴巴,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越来越信任叶天了。

一顿暴打之后,龙丰庆就被从街上拖到叶天的面前。

倒霉蛋龙丰庆现在还没闹明白怎么回事,咬着牙说道:“好小子,你够胆子!你知不知道我是什么人!”

“我当然知道你,不过是一个龙家家奴罢了,可你,好像还不知道我是什么人。”

“你,你是什么人?”

叶天看了何秋莹一眼,可何秋莹毫无反应,只是直勾勾看着龙丰庆,心里不由一阵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