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老大,我又做错什么了(1 / 2)

林依云的脸上还火辣辣的疼。

比起她试探性的那一巴掌,唐离还给她的两耳光力道大,能量足,直接把她给扇懵圈了。

在这种敌强我弱的情势下,林依云退后了两步。

她怯场了。

这是她第一次觉得唐离很可怕。

不过事关霍沉予,林依云还是倔强的仰起头来,目视唐离:

“你到底对沉予哥哥做了什么?”

能把一个身强体壮的人气到晕厥,她得撂了多狠的话。

唐离高傲的挑眉:

“无可奉告。”

林依云气急:“那你还巴巴的跑来医院做什么?”

不远处,江眠探头,朝唐离示意,表示霍沉予已经没事了。

“姚医生。”

唐离叫住从病房出来的医生,在经过林依云身边时,小声丢下一句:“我来给男朋友拿点感冒药,应该不违法吧?”

说完,她走向姚澈。

“姚医生,我来找你拿点药,我朋友有点小感冒。”

姚澈认识唐离。

仅限于唐离作为霍沉予女伴的身份。

就跟开餐厅的洛文一样,并不知道唐离曾是霍沉予的妻子。

所以在这种前女友和未婚妻都在场的情况下,姚澈的眼神意味深长。

他给唐离拿了药,假装不经意的说:

“霍少这人是头倔驴,高烧四十度加上心气郁结,还有他一贯的毛病发作了,病来如山倒,他怕是要在医院躺上几天了。”

一贯的毛病?

唐离很想问是什么,又不想被姚澈看穿。

便笑了笑说:“那我就不打扰姚医生悬壶济世了,告辞。”

走出姚澈的办公室,林依云已经进了病房,唐离在病房门口犹豫了片刻,江眠见了,急忙走出来。

两人来到长廊才停下。

“姚医生说他有旧疾,是什么病?”

以前从未听他说起过。

江眠挠挠头:“就是偏头痛而已,不严重,夫人别担心。”

又喊夫人。

唐离回头看了一眼病房的方向,提醒他:

“还是叫我唐离吧,我跟他已经离婚了,听说他年底会结婚,林依云不是好惹的,让她听见你叫我夫人的话,只怕你会吃不了兜着走。”

江眠想说什么,但最终忍住了。

至于那幅画。

“等你空闲来南桥一趟吧,把那幅画拿回去,既然是西老师的遗物,我理应归还给他的。”

唐离本想说她会带着画来医院,正好看一看他。

不过想到林依云一定会寸步不离的守在他身边,西老师的遗物还是不要落入这样的人之手才好。

江眠十分欣喜:“夫人,你没卖掉那幅画?”

又来!

没等唐离说,江眠已经意识到了:

“抱歉啊,我习惯这么叫你了。”

唐离并不介意,只是叹了口气。

江眠又说:“那幅画十分贵重,中间转手的话,我怕出什么差错,还是等夫人你有空的时候,约个时间见老大一面,亲自把画归还给他吧。”

这称呼怕是改不掉了。

想着江眠也不过是打工人,要是真有个闪失,对他也不好。

唐离点头应下:

“那等霍总出院,我们再约时间。”

在医院耽搁的时间并不长,外面下起了毛毛细雨,冷风嗖嗖的往大衣里灌,唐离裹紧自己的身子,站在马路上瑟瑟发抖的拦着车。

今年冬天格外的冷,怕是过不了多久就会下雪了。

唐离感觉身子已冻僵,医院附近最不好打车。

病房里,霍沉予听林依云吐槽,说唐离也太无情无义了,跑这么远来医院,就是为了给她的新欢拿感冒药。

本来她是想在霍沉予面前说几句唐离的坏话的。

但霍沉予关心的却是,唐离穿这么少,天又这么冷,于是在支开林依云后,霍沉予问江眠:

“唐离呢?”

江眠正在给他倒水,没多想便答道:“夫人拿了药就回去了。”

还真是来拿感冒药的。

霍沉予闷闷的说:

“鹿竹上次是不是说她想跳槽?要不然你帮我把她请来,我打算换个秘书兼助理了。”

江眠手都抖了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