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半生青春,一生宿命(1 / 2)

霍沉予侧了侧身,艰难地张了张嘴,却最终什么都没说。

算是默认。

随后,他迈开大步走出门去,只留下趁门关闭之前偷溜进来的冷风,嗖嗖的往唐离单薄的衣着里灌。

深秋了,树叶都黄了。

留不住的,终将会随风远去。

唐离难过的不是一整条街的归属,也不是霍沉予的变心,而是当她满心欢喜的在为他们的未来憧憬畅想的时候,他早已蓄谋离开。

左手食指上,全都是织这件毛衣留下来的印记。

哥哥有一件毛衣,是妈妈生前留下的,在那场大火当中烧成了灰烬。

唐离学着织毛衣,还原了那件毛衣大概的样子。

霍沉予见她没日没夜的赶在父母忌日那天织出来给哥哥寄过去,曾十分羡慕的说,要是这双手能为我亲手织一件毛衣就好了。

给他的,自然是要最好的。

他不知道,唐离前前后后织了十几件毛衣,每一件都有忘了加针或减针或是漏针的小瑕疵。

故而她都不满意。

直到最后一件,成品就摆在沙发上,是她最得意的作品。

本来是送给霍沉予三周年的结婚纪念的。

如今等不到冬天到来了。

唐离放下碗筷,她实在吃不下半粒米饭了。

电视上,林依云的采访结束,她笑着扬起手机说:

“是我未婚夫打来的电话。”

唐离收拾好餐桌,偌大的别墅,以前从未觉得它空荡,如今只觉得四处清冷。

必须找点事情做,停下来容易让自己失控。

唐离把整栋别墅里里外外都打扫了一遍,夜深了,她回到卧室,拿出霍沉予的行李箱,将他为数不多的衣服鞋子全都叠好放了进去。

这里,是她的家。

却不是霍沉予的。

他有自己的家,家里有爷爷奶奶,有爸爸妈妈,有弟弟妹妹。

她只是他背后不能公之于众的隐妻。

三年了,在每一个阖家团圆的日子里,她都会精心装扮自己,盼着霍沉予会推开家门,牵起她的手,对她说:

“走,我带你回家,见长辈。”

这一天,等不到了。

唐离把他的行李全都放在了门口,转过身来时,眼睛瞟到沙发上的礼品盒,她走过去,打开盒子,把毛衣放在沙发上铺平。

拍好照,将毛衣挂在闲鱼上出售。

定价...

唐离想了很久,最后售价为五位数58206。

对衣服的描述,尽管只有一句话,却写的很煽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