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送你自由(1 / 2)

离婚协议书。

这算是什么纪念日礼物?

唐离对上霍沉予的双眼,他已经重新拿起碗筷,大口吃着肉,说:

“你一身才华,让你做我背后的女人,委屈了你三年,如今,我送你自由,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

好一个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

他霍沉予绝对是第一个把始乱终弃渣的如此深明大义的男人。

唐离并不想当深海遨游的鱼,也不想做展翅翱翔的鹰。

她只想做霍沉予的妻。

但好像姻缘寿尽,唐离无言以对。

霍沉予将摆在桌上的离婚协议书往她跟前推了推:

“你好好看看,如果没什么意见的话,就在上面签字吧,今天周六,我出个差,下周一我在民政局门口等你。”

真要离婚。

不是玩笑。

唐离双瞳涣散的盯着电视屏幕上林依云那张太不合时宜的笑脸看了很久,才挤出一句:

“为什么?”

霍沉予抬起头来,也顺着他的视线看向林依云,干脆利落的告诉她原因:

“我想给我爱的人一个家。”

一句话,十个字。

否定了夫妻三年的情意。

也传达了许多的讯号。

难道我不是你爱的人吗?难道这不是家吗?难道这不是当初你想给的吗?

作为妻子,唐离放弃一切,连姓名都从公众视野里抹去。

只因他那一句,唐离,你愿意做我背后的女人,隐姓埋名,忍辱负重吗?

愿意。

她当然愿意。

在这世上,她只剩下哥哥这一个亲人了。

当时唐家遭难,只有他伸以援手。

在那样的处境当中,唐家人的身份,的确不宜在霍家登堂入室,所以她同意隐婚,唐家的使命和重担,有哥哥承担,她只求一个姻缘美满。

这样的美梦做了三年,是该梦醒的时候了。

唐离哽咽着嗓音应承:

“不被爱的那个,才是第三者,好,我成全你们。”

唐离转身,从电视柜下面找出一支笔,毫不迟疑的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

霍沉予倍感诧异:

“你不看看?”

唐离苦笑:

“有什么好看的,我一无所有的嫁给你,过了三年锦衣玉食的生活,如今你愿意给我的,我都接受,不愿意给我的,我不强求。”

末了,再加一句:

“但凡你给的,于我而言,都是馈赠。”

她原本就是毫无保留的奔赴,如今错付,不怨人。

霍沉予低下头,道一声:

“对不起。”

唐离坐下来大口大口吃饭,把嘴里塞的满满的,霍沉予伸手来阻止的时候,唐离泪眼婆娑的看着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