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王伦是个很看重自己身价的人。他觉得这场决斗虽然必胜,但仍然要有仪式感。

他带着手下昂然出厅,来到院中,庄重宣布:“开打!”

史斌的人刚扛着家伙出来,王伦突然大叫道:“停!”

史斌不解道:“你个酸秀才,又有啥事?”

虽然心中自我评估,此战必胜,但王伦还是害怕刀剑无眼,会伤及对方性命,到时柴大官人面上不好看。

于是这位患得患失的江湖大哥重新宣布规定:“所有人只论拳脚,不能拿兵器!”

史斌答应的非常痛快:“好好好,依你。”

两边的人都把兵器放回。

对方居然肯听他的话,这让王伦心里感到很爽。看来我堂堂山寨老大,这身威风出了山寨仍然在。

刚要再喊开打,王伦又想起一事:“等等,先热身!”

史斌恨铁不成钢,叹了口气,说:“难怪人家说‘秀才造反,三年不成’,王秀才你这娘们叽叽的劲儿,真烦人。”

王伦大怒,羞的面红耳赤,大叫道:“马上开打!打!不用歇了。”

史斌说:“打也得有个时间限制啊!是打一天,还是打一年?依我说,打五分钟,就强制结束。哪方趴在地上的人多,哪方就算输。”

王伦心想,这主意有道理,当即问道:“五分钟是啥意思?”

史斌同情地看着他,一股智商和知识上的优越感油然而生:“你这种文化水平低的人,不懂这些知识也正常,我不怪你。五分钟就是300秒,咳,总之就是找人数三百下,就结束,就行了!”

王伦说:“好,就这样!”

史斌转头对孟获道:“大获,我这群手下,就你智商最高,数数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孟获受到主人如此称赞,高兴劲就别提了,咧着大嘴大笑道:“谢主人夸奖!”

史斌看着王伦,不说话。

王伦道:“你看我作甚!”

史斌说:“这些给柴进签字的人,属你身份最尊贵,开打的命令,当然得由你发出啊!”

王伦笑道:“你小子,这会恭维我,也晚了!众头领听令,开打!”

两拨人对冲!

孟获开始数:“一、二、三、四……”

唉呀窝呀……

啊……

饿饿……

嗷……

啊呀沃……

孟获这种人,居然被主人夸成智商高,两世为人,从来没有这么快乐过。

一种士为知己者死的情怀莫名涌现,他在心里说,一定得让主人高看我一眼,圆满完成主人交给我的任务。

他决定不受干扰,一定要数对。

“三百四十七、三百四十八、三百四十九……哈哈哈哈……二百四十八、二百四十九、二百五……哈哈哈……

史斌踢了他屁股一脚,对他的工作很不满意。

他惭愧地说:“对不起主人……哈哈哈哈……”

史斌揪着他的耳朵说:“你说,你对的起我的信任吗?我和你说多少次了,这帮手下,属你最有文化……”

后边的话为了不伤他面子,小声说:“这些人中就只有你和诸葛亮这种神仙级的高人交过手……”

接着又大声说:“这点屁事你都干不好!你说,平时吃的喝的,老子委屈过你吗?啊,数个数都数不对,你说你还能干啥!”

受了主人当众训斥的孟获,连生气都顾不上。

他一边观察战况,一边大笑:“哈哈哈哈……对不起主人,没能干好您交代的任务,属下非常惭愧,呀!我忘了数到哪了,要不重数?一、二、三、四……”

“你乐……你一边跟我说对不起、惭愧,一边乐,你是真心惭愧吗?仗着本事大,不把主人放在眼里对吧?”史斌又踢了他一脚。

孟获拍着心口说:“主人,我对天发誓,您对我这么好,完不成您交代的任务,我是真心惭愧,哈哈哈……”

史斌假意生气,大声道:“你真要惭愧,你还笑的出来?”

孟获板着脸说:“那我尽量不笑,噗……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