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柳神医尽管开口,我定然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我听说一个叫柳九的医生曾经去过炎都医院做过手术,你认不认得这个人?”

苏木槿倒抽一口冷气,随即坦诚道:“不瞒柳神医,我……就是那个自称柳九的人。”

“呵,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打着我的招牌在外面招摇撞骗!”

苏木槿硬着头皮道:“其实也不算招摇撞骗,毕竟那些人确实得到了医治,若说错处那便是不该打着您关门弟子的名号。”

尤德几人起哄道:“不仅烧毁了神医的药田,竟然还拿她的名号招摇撞骗,你死定了!”

苏木槿深吸一口气:“这件事情是我有错在先,神医想怎么惩罚我都可以。”

“小姑娘,你做饭怎么样?”

苏木槿愣了一下,随即道:“还可以。”

“那就罚你为我做一周的饭。”

苏木槿完全没有想到处罚竟然这么轻,连忙道谢:“谢谢柳神医宽宏大量。”

尤德立刻瞪起了眼:“柳神医,您对这丫头的处罚是不是太轻了,她可是差点毁掉你心爱的药田,又在外面毁坏您的名誉啊,这种人应该被拉去祠堂,狠狠的抽-打一顿!”

柳七冷冷道:“你在教我做事?”

尤德顿时被噎住。

柳七对苏木槿道:“还愣着干什么,马上就要晌午了,打算让我饿肚子?”

苏木槿立刻带着战冥擎,跟随柳七来到了她所暂居的地方。

柳七让佣人将三楼的一间客房收拾干净,让苏木槿跟战冥擎住下。

苏木槿去厨房之前,战冥擎拽住了她的衣襟:做点自己想吃的东西。

苏木槿笑道:“我是给人家当厨子,怎么能做自己喜欢吃的?”

战冥擎:柳神医可不是让你来当厨子的,她是把你当成客人。

苏木槿笑了笑:“那阿擎喜欢吃什么?”

战冥擎:你喜欢的,我都喜欢。

他用唇语说完这句话之后便扭头看向窗外,但发红的耳垂暴露了他此刻的心情。

苏木槿笑着在他脸上落下一吻:“阿擎越发的疼老婆了,这是给你的奖励。”

战冥擎故作淡然的欣赏着窗外的风景,等她离开后,他只觉得心脏一阵狂跳,不停的深呼吸。

两个小时后,看着摆满桌的饭菜,柳七很是满意,她对苏木槿招呼道:“你也辛苦了,坐吧。”

“柳神医,我能不能邀请我的男人共进午餐?”

“你事事都想着他,念着他,这份感情真让人感动,去吧。”

苏木槿跟战冥擎一起落座后,柳七才动筷。

苏木槿吃一口便喂战冥擎一口,两人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相处方式。

柳七却忍不住感慨道:“你们还真是恩爱。”

苏木槿笑道:“他是我心尖上的男人,以后我们要白首偕老的,自然会不离不弃。”

柳七的眼眸中满是羡慕:“若我年轻的时候能够遇到这样让我心动的男人,或许也不会孤独终老了。”

“柳神医一点也不老,以后的路长着呢。”

柳七笑了起来:“小姑娘,你还真会哄我开心。”

“我应该感谢柳神医,毕竟这段时间一直风餐露宿,许久没有吃过一顿像样的餐饭了。”

“喜欢这里的话不如就多待几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