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八章:【天下金刚第一人,终于出手!】(1 / 2)

雪中,第三百九十八章:

西河州截江更换河道,挖坟掘墓,盗取其中金银珠宝。

明面上,是为做那引河水,利于灌溉,利民之事。

一切,密不透风,遮掩得极好。

这其中,利益纠葛,多方势力参与其中。

盗墓这种事,本就上不了台面,见不得光。

此番多方联合,大动干戈,便是春秋移民的墨家子弟,亦参与其中。

这日,徐千秋与赫连武威沿河岸缓行。

前段时日,遭逢一场罕见暴雨。

截江初始,此时功效尚不明显,河水水面,仍高出往年许多。

水势汹涌激荡,浑浊不堪。

江流奔腾声如疾雷,让人望而生畏。

徐千秋正要说话间,一行锦衣华服的人物缓缓走近。

有说有笑。

为首之人,是一名高大男子。

简简单单,举手投足间,极有指点江山的气魄。

这便是种家家主,种神通。

大魔头种凉的情哥哥。

种神通身后,还有几张熟悉面孔。

那位心狠到,可以自己刀划脸庞破相的陆沉也在。

另外两位,则是种檀和婢女刘稻谷。

除陆沉外,其余几人,徐千秋都是一面之缘。

徐千秋本担心,陆沉在见到自己后,可能会露馅。

不曾想,这女人瞧也不瞧他一眼。

比陌路人,还要陌路几分。

这演技,当赏!

徐千秋负手而立,站在河边,看着河水奔腾走势。

突然想起大河剑意。

剑之一途,剑法,剑芒,剑意,剑道。

心之剑,手之剑,意之剑。

可惜手中并无剑意感悟篇,靠自己天道感悟,还尚需时日。

也不知,自己此番北莽之行,可否领悟剑意。

赫连武威瞥了徐千秋一眼,敛起气机,平淡介绍道:

“那位便是种大将军,与北莽皇帐很有交情,做人比带兵厉害。

可惜,他弟弟种凉今天没来。”

种神通见到赫连武威,大笑着快步走近,与身后众人拉开一段距离,位高权重的种大将军,以晚辈自居,抱拳道:

“见过赫连老将军。”

赫连武威也未曾倚老卖老,客气还礼。

见种神通看向一旁徐千秋,老头儿好似长辈,在教训一位眼高于顶的不成材子侄,气骂道:

“还不给种将军行礼!”

徐千秋一脸无奈,微微作揖。

那弯腰幅度,微不可查。

赫连武威一副怒其不争的表情,叹气道:

“让种将军见笑了,这是远房亲戚家的晚辈,太过顽劣,不懂规矩。”

老人随即转头瞪眼道:“自以为读了几箩筐圣人书籍,就目中无人。

你是考上状元,还是当上了宰相了?

只知坐井望天,不成气候!

且不说他人,眼前这位,种将军的长子种檀,与你年纪相仿,如今已是井廊都尉,掌精兵三千员。

昔日,只差一点,便可成为本朝第一位状元郎。

比起你,好上百倍!”

徐千秋暗暗诽谤,这老家伙,借替他掩饰身份之际,顺势公报私仇。

却也未曾反驳。

对于赫连武威的远房亲戚一说,种神通并未感到奇怪。

赫连姓氏,于西河州之中,是一方大姓,枝繁叶茂。

赫连武威自身,亦是官宦出身。

只不过家族中落,才投身军伍。

赫连武威,身为百战将军,在北莽之中,勤读诗书之名,声名远播。

几十年戎马生涯,一直没有落下。

若其破落家族之中,出了一个有望金榜题名的后辈,设身处地,种神通也定会对其寄予厚望。

种神通不希望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因而冷了氛围,有伤长远大局,于是笑言安慰道:

“老将军切莫高看我那犬子,也无甚大出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