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章 八虎体育|中国有限公司----盛宠之嫡妃凶猛(1/44)

八虎体育|中国有限公司 !

文宁还在喊着:“明溪姐姐,盛宠如果你不爱晓哥,盛宠不想和他永远在一起,请你放了他。如果你爱他,请珍惜他,不要伤害他!”

虽然李明熙捂着耳朵,但是文宁的话她听得清清楚楚。

而文宁的话,像一把重锤,狠狠地敲在她的心上。

是的,如果你不能永远和萧郎在一起,就让他走吧。

他不算太年轻,她不能耽误他,毁了他一辈子的幸福。

但她爱他。她真的很难释怀...

文宁说了他要说的话,他不想再说了。

“明溪姐,我要走了,希望你能真心对待萧大哥……”

文宁拖着行李到处走,走过萧郎的门,然后走到电梯前。

电梯门一开,她就拖着行李,孤独地走了进去。电梯门关上的那一刻,萧郎的门打开了。

萧郎走了出来,看着李明熙的房门。他的眼睛又深又黑,像一个黑洞。

李明熙,我想问你文宁问了什么?

你到底爱不爱我,愿意嫁给我吗?

你对我真诚吗?

你愿意和我一起变老吗?

李明熙一个人在沙发上坐了很久。

文宁的话让她很纠结很痛苦。

在与萧郎相处的半个月里,她几乎软化了自己的心。有时候她会想,其实和他这样相处也没什么。

但她害怕赌博。

她知道一旦她同意和萧郎在一起,萧郎会爱她并陪伴她。

如果以后有事,他不会退让。也许他会为她牺牲生命。

知道萧郎是这样一个痴情的人,她会不顾一切的挽留他,毁掉他的一生。她不能做这样的事。

即使她放弃了他,也会让她很痛苦,她不得不放弃他。

是时候了,是时候结束一切了。

李明熙想了几个小时,终于下定决心。

正在这时,萧郎打电话给她。

李明熙接通电话:“您好,有什么事吗?”

“你不在家,我已经做好饭了,过来吃吧。”萧郎温和的道。

李明熙只是有话要对他说,点头表示同意。

“好的,我马上过去。”

李明熙收起手机,起身,开门出去到萧郎家门口。

她按响了门铃,萧郎迅速打开了门。当他看到她时,他露出了一个美丽的微笑:“进来,我刚做好饭。”

李明熙走进他家,跟着他到了餐厅。

萧郎非常体贴地帮她打开了椅子。催促她坐下后,他给她盛了一碗米饭和汤。

“先喝汤。”

做完一切后,他在她对面坐下。

李明熙从碗里喝了一口汤,觉得很好吃。“味道不错。”

萧笑得开心,“喜欢多喝点。这些菜也是你的最爱,你要多吃。”

李明熙拿着筷子决定先吃饭,吃完再谈事情。她害怕萧郎现在说出来就再也吃不下了。

两个人开始吃饭好像很热情,其实心里都在藏着东西。

晚饭后,萧郎收拾好碗碟,去洗碗。

李明熙坐在客厅里,没有马上离开。

贝贝摇摇头。“南宫兄,妃凶我配不上你。对不起;我很抱歉;我很遗憾我骗了你。”

"...你骗了我什么?”南宫乐山低声问道。

贝贝张开嘴说:“我一直在骗你...我做了事情。”

贝贝不敢看他的眼睛。“我才是伤冷心的人。我不是无辜的。我什么都做……”

南宫乐山没想到她会这么说。

他低声说:“可是你告诉我那不是你。”

“我在骗你...我骗你是为了不让你恨我……”

南宫乐山眼睛一亮。他不太相信她:“看着我的眼睛,妃凶告诉我真相是什么!”

"..."贝贝的睫毛忍不住抖了一下。

南宫乐山加大了音量。“我让你看着我的眼睛说,我要你说实话,不允许欺骗!”

贝贝慢慢的看着他,眼神中没有一丝愧疚。

她一个字一个字地说:“我做了我该做的...我真的做到了……”

南宫乐山的心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很复杂。

“为什么承认?”他问。

贝贝努力忍住眼里的泪水:“因为我再也装不下去了,我不想再继续犯错了……”

“你说谎。”南宫乐山反驳道:“不是你干的,是你妈干的,对吧?!"

贝贝惊得摇摇头:“不是我妈,是我。”

“你在为她掩盖真相。”

“不,是我干的,不是我妈!”

南宫乐山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把抓住她的手。“给我看她的遗书!马上给我看!”

“不是我妈妈……”

“我叫你给我看她的遗书,现在就走!”

说完,他带着她出去了。

贝贝想挣脱他的手,但是他的手太强了,挣不出来。

她跌跌撞撞地跟在他后面,被他拖回卧室。

南宫乐山扔掉手,板着脸说:“把遗书拿出来。”

贝贝站着不动。“南宫兄,真的是我……”

“我叫你把遗书拿出来!”南宫乐山不高兴了。“不拿出来你就不信!”

贝贝别无选择,只能拿出遗书递给他。

南宫乐山接过来打开——

看到这里,南宫乐山惊呆了。

为什么和他想的不一样...

真的是贝贝的工作吗?

贝贝默默流泪,说:“南宫兄,我本来要骗你一辈子的...但是我想我妈妈会很难过,我害怕有一天你会发现并受到更多的伤害...你们都对我太好了,我不能一直犯错,我真的不能...南宫兄,对不起,我是个坏女人,对不起……”

之后贝贝掩面开始哭。

南宫乐山舔舔嘴唇,冰冷的气息扑面而来。

良久,他冷冷地问:“我再问你一遍,你做到了吗?”

贝贝哽咽着点点头,盛宠“对不起……”

"..."南宫乐山猛地握紧拳头。

他没想到她真的做到了!盛宠

“为什么要骗我?”

其实贝贝已经说明了原因,但是他还是想再问一遍,再听一遍。

贝贝悲伤地垂下眼睛:“我想靠近你...我不想让你恨我……”

“就这样?”他现在盯着她。

贝贝点点头。“对,就是这样……”

南宫乐山抓住她的手生气地说:“你是白痴吗?!"

"..."贝贝的眼睛在颤抖。

“承认对你来说很难吗?!"

南宫乐山是真的生气了。

她已经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了代价,所以什么都不能承认。

如果她承认了,承认了,认真改正了,他一定会爱上她的。

但她不肯承认,对他撒了谎。

当她最终得救,发现自己陷入了错误时,他怎么能不生气呢?

“对不起……”贝贝张开嘴很不舒服。“对不起,我现在敢承认。”

“很晚了。”南宫乐山冷冷地甩开了她的手,贝贝的心突然剧烈地往下掉,仿佛掉进了深渊。

南宫乐山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你错过了最好的时光。现在你敢承认已经晚了。”

"..."贝贝突然觉得不好。

她最后的运气没了。

她知道自己快要失去他了...

但是她真的受不了。

贝贝鼓起勇气看着他:“南宫兄,我真的没有机会了吗?”

南宫乐山冷笑道:“你要什么机会?”

“贝贝,你已经否定了你唯一的救赎机会。”

"..."贝贝立刻低下了头,眼泪哗啦啦地流下来。

她不是很想哭,但是完全控制不住内心的痛苦。

南宫乐山的眼中闪过难以忍受,更多的是失望和痛苦。“贝贝,我没想到你会是这样的人,我真的没想到……”

她的单纯、可爱和善良都是伪装的。

其实她是一个迷人的,任性的,自私的,有思想的女人。

“对不起……”贝贝除了这句话,不知道说什么好。

南宫乐山似乎没听见,自嘲道:“我以为我能理解你。我真的是世界上最大的傻瓜!”

“南宫兄,对不起!”贝贝哽咽道,“我真的很喜欢你,我对你的感情是真的……”

“够了!”南宫乐山冷声打断了她的话。

他冷冷地看了她一眼,一句话没说就走了。

“我以后再也不想见到你了。”

贝贝一下子愣住了。

南宫乐山走了,把她一个人留在房间里。

贝贝的眼睛是空白的,痛苦的,无助的,像一个被遗弃的,无家可归的孩子。

她知道承担一切后果很可能会失去他。

但当事情真的发生时,她的心痛是无法承受的。

怎么办,她真的失去他了,这次是真的...

贝贝突然大哭起来,大哭起来。

她的哭声在房间里回荡,让人感到悲伤和难过。

但是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同情她,爱她...

一天晚上,贝贝的内心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盛宠之嫡妃凶猛

她没有被悲伤打败,妃凶而是选择坚强。

什么都没有也没关系。她仍然健康年轻。

她能用手创造一切。

贝贝强迫自己不去想什么伤心的事,妃凶而是收拾好自己所有的行李。

她不能再哭了,她不能再难过了。

她现在唯一的出路就是往前走。

只要她坚持走下去,我相信总有一天,她会找到自己的出路。

黎明时分-

温暖的太阳从地平线上缓缓升起。

金色的眼睛,阳光普照大地,万物复苏。

贝贝熬了一夜。她站在阳台上,看着刚刚出来的太阳,心里升起一股好好活着的勇气。

太阳还在升起,世界还活着。

她没有理由不好好生活。

无论发生什么,都不是阻止她追求幸福的借口。

贝贝忍不住笑了,红肿的眼睛突然眯成一条缝,眼睛看不见了。

“贝贝,加油!”她暗自振作起来,去洗手间洗脸。

没多久,她提着两个大行李箱下楼了。

贝贝去和南宫月如告别了。

她没有看到南宫乐山,却不知道如何面对他。

贝贝要求离开。南宫月如很惊讶,问她为什么。

尤其是看到她红眼睛的时候,我还以为她和南宫乐山闹矛盾了。

贝贝摇摇头,垂下眼睛,低声说:“我想离开对谁都没关系,但我羞于留在这里。”

南宫被月亮迷惑了。“怎么,贝贝,怎么回事?”

贝贝深深低下了头。“那年我准备了硫酸。对不起,我一直在欺骗大家。”

南宫月如和萧泽欣错愕——

南宫文祥抬眼深深的看着她。

贝贝不敢看他们的眼睛。“我和我哥哥南宫已经分手了,我不会留在这里。我知道我不好,所以不指望大家原谅。但是,我真的很感谢你这段时间的关心和照顾...谢谢,我要走了,对不起,再见!”

贝贝语无伦次地说,然后头也不回地大步走了。

南宫月如试图留住她,但她拒绝了。

贝贝下定决心,不给自己留连的机会。

她知道如果自己不够残忍,她会忍不住乞求南宫乐山原谅她,接受她。

她会卑微地祈求留下来,会不顾尊严地依赖和纠缠他。

但是她不能...

因为一旦她这样做了,她的人生就结束了,她再也没有勇气站起来。

因此,她必须尽快离开。

虽然离开很痛苦,但就像撕裂她的心一样痛苦。

她还是想离开,不能错过...

然而车走了很远,贝贝却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南宫城堡。

她一直忍着的眼泪又涌了出来。

再见南宫兄,再见...

贝贝在车上又哭了。

其实她再坚强,内心还是很痛苦,很脆弱的。

但是,她相信,有一天,她的内心会强大到足以承受任何痛苦和挫折。

从昨晚开始,南宫乐山就把自己关在卧室里,关掉手机,再也没出去过。

他整夜靠着沙发坐着。

惊呆了一夜。

南宫乐山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状态。他什么都不想做,盛宠没有头脑。

只想沉默...

不知不觉,盛宠天已经亮了。

他一夜没动,全身好像都僵硬了。

“咚咚——”突然,门被敲响了。

南宫乐山似乎没有反应。

南宫的声音像月亮一样在外面响起。“乐山,你在里面吗?”

"..."他好像没听过。

“乐山,开门。”

南宫月如又敲了一会儿门才慢慢打开。

南宫乐山出现在门口,看起来有点累:“妈妈,有什么事吗?”

当南宫月如看到他的样子时,他知道自己一夜没有休息。

一定是因为贝贝。

南宫月如说:“贝贝告诉了我们一切。她说她做了当年做的事。她一直在欺骗我们。”

南宫乐山没有回应。

南宫像月亮一样叹了口气。“她说她以前没做过,所以我以为不是。但是贝贝看起来不像这样的人。我仍然不相信她一直在欺骗我们。”

南宫乐山淡淡地说:“不是她干的。还能是谁?”

他找侦探找了这么久,什么也没找到。

所以她仍然是个大嫌疑犯。

一开始他怀疑是南宫丸,但昨晚证实不是南宫丸。

贝贝是吗...

南宫月如皱起眉头:“我们真的错怪她了吗?”

真不可思议,他们都有一双好眼睛,还被她骗了。

南宫乐山面无表情。“是的,我们都被她骗了。”

南宫月如突然对贝贝失望了,“看来我们都看错人了。但她还是有点良心的,没有一直出轨,而是选择了表白。但是她真的太过分了。而我们也因为她而伤了冰冷的心……”

南宫乐山突然觉得有点头疼。

他揉了揉头。“妈妈,你还有别的吗?我想休息一下。”

南宫月如犹豫了一下,说道:“我是来告诉你贝贝已经走了。”

南宫乐山的神色有些僵硬,但也只是短短的一瞬间,很快就没了。

他突然说:“我记得公司还有一些事情没有处理。我要出去一会儿。”

然后他大步走了出去。

南宫月如下意识地劝他:“我觉得你心情不好,今天就别工作了,好好休息吧。”

南宫乐山的脚步突然停下。

他突然回头,“好吧,那就不去了。”

然后他走回卧室。

“妈妈,我要休息了,你去上班。”

关上门,南宫乐山在原地站了很久,然后转身向洗手间走去洗漱。

在浴室里。

他用浴巾裹着头站在下面,让冷水冲洗身体。

他直到身体冰冷僵硬才关了水。

然后,他站在那里发呆了很久。

他脑海里出现的全是贝贝的声音和笑容,全是他们过去美好的回忆。

她骗了他,但他还是怀念他们过去的美好。

南宫乐山握紧了拳头。没想到他一文不值!

那个该死的女人!

她走了真好。这辈子,最好他们再也不要见面了!

想到这些,南宫乐山突然愤怒地对着镜子打了一拳——

砰-

镜子碎了,妃凶他愤怒的表情也碎了。

******

砰的一声,妃凶杯子掉到了地上,摔成了碎片。

贝贝赶紧躲开,热水溅到腿上,火辣辣的疼。

贝贝揉了揉疲惫沉重的脑袋,又倒了杯水喝。

现在她在巴黎。

她为了参加K大学即将到来的考试,学习了半个月。

这半个月,她看了很多书,没有出去。她饿的时候吃方便面或者面包。

但是,读书太多的后果就是脑袋迟钝,身体迟钝,全身不舒服...

现在看完了,贝贝也不打算看了。

离考试还有两天,她想好好休息。

不然以她现在的状态,肯定演不好。

贝贝喝了点水,吃了一块面包,然后倒在床上休息。

然后她睡了一天一夜。

当她醒来时,她认为她睡过头了。

睡觉后,她恢复了精神。贝贝洗了个澡换上干净的衣服,然后出去找吃的。

现在她胃口特别好,想吃好吃的。

贝贝找了家中餐厅,点了几个菜,吃了一顿大餐。

吃完饭,她回家开始打扫。

打扫完就天黑了。

贝贝明天会把考试的东西都准备好,洗完就睡觉。

但是这次她睡不着...

她在床上辗转反侧,无法入睡。

脑海里出现的不是明天的考试,而是南宫乐山...

自从她离开伦敦后,她一直强迫自己忙碌起来。

她忙起来才会想他。

但是现在她闲下来了,又开始疯狂的想他。

如果她从未快乐过,她就不会如此想念他。

但是他们相爱分开后,她真的受不了自己的想法。

贝贝觉得不舒服,心烦意乱,忍不住打电话给他。

但是她不能...

他们已经分手了,他不想见她。

她不能没有尊严的去找他。

入狱两年后,她特别注重尊严和自由。

没有那些经历,她现在一定没有尊严...

不是尊严有多重要,而是她不想让他更讨厌她。

但是我真的很想他...

贝贝受不了了,就起来吃了安眠药。

在药物的作用下,她终于睡着了…

第二天,贝贝起床,忙着考试。

她选的大学不是很有名,考进去会比较容易。

但是,试卷还是很难。

贝贝知道的知识很少,但是她回答的很认真,直到最后一刻才交卷。

考完试要一个星期才能知道结果。

如果笔试通过,就是面试。

贝贝不敢放松,接下来的一周继续看书。

除了读书,她每天都读书...

读书可以让她忘记很多烦恼和痛苦,让她进入另一个世界而不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贝贝爱上了读书。

即使她没有通过入学考试,她也会每天坚持学习。

现在她什么都不想做,但是她想疯狂地学习。

这是她从未有过的冲动。

可能潜意识里她知道,只有自己变得更优秀,才能离南宫乐山更近。

盛宠之嫡妃凶猛

即使这辈子不能在一起。

她还是想靠近他,盛宠靠近他...

怀着这个梦想,盛宠贝贝非常努力,学习非常高效。

不知不觉,一个星期过去了。

贝贝突然接到K大学的电话,说笔试通过了,叫她去面试。

贝贝听了非常惊讶。

这几天她太执着于读书,几乎忘了考试。

突然接到这个通知,她的惊喜可想而知。

恐怕这是贝贝从这次开始唯一让自己开心的事情了。

她高兴地准备了两天,去面试了。

幸运的是,她也通过了面试。

贝贝又开心了。

成功能给人带来身心愉悦。贝贝沉迷于这种感觉,疯狂的想要快乐。

因为除了这个,她不知道还有什么能让她开心。

没过多久,贝贝终于进入了大学,开始了她梦想中的大学生活。

她想和南宫乐山分享她的喜悦,但她做不到。

她没有朋友,甚至没有可以分享的朋友...

贝贝知道自己是这个世界上唯一剩下的人。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低着头,不去想它。

也许有一天,她会走自己的路...

最近南宫乐山很忙。

他已经够忙了,但现在情况越来越糟。

他忙,他指挥的人自然也忙。

整个南宫家族生意都很忙。

忙就好,就是收入高。

公司报告上的数据不断攀升,但对于南宫乐山来说,看到更多的钱就没什么感觉了。

现在钱对他来说只是一串数字。

他工作的目的不是挣钱,而是麻痹自己。

如果他什么都不做,他能想到的只有贝贝。

他不想原谅那个女人,因为她对他撒谎了。

然而,他无法忘记她...

所以只有在他忙的时候才能短暂的忘记她。

经过一段时间的忙碌,南宫乐山的局势逐渐稳定。

他不再努力工作了。他有空的时候会四处走走。

有时候,他会遇到冷心。

冷心试图和他说话,他只说了两句就走了。

冷心也知道贝贝的离开。

她以为他们分手了,她还有机会。

现在看来,她仍然没有机会...

冷心一次次绝望,也不再对南宫乐山抱有期望。

虽然不甘心,但她知道有些人不属于她,再怎么努力也没用。

既然没用,就放弃吧。

冷心也开始忙碌起来,因为她要学会放弃…

*****

人生就是这样。

日复一日。

贝贝每天2.1,学校,住处,住处,学校。

南宫乐山也每天重复着同样的生活。

工作,社交,回家。

就贝贝而言,她每天都在进步,越来越好。

她学会了法语,学会了如何照顾自己和如何表现...

但是对于南宫乐山来说,他的生活并没有因为空而有所改善。

这种一成不变的生活对他来说很无聊。

刚开始他还能忍,但是时间久了,他的耐心也到了极限。

他什么都不想工作,妃凶什么都不想做,妃凶好像对什么都失去了兴趣。

他突然失去了理智。

他不知道下一步会怎么走。

不,他不知道未来能有什么改变。

我担心他会继续工作,工作,工作...

他不想一辈子都这样过。

南宫乐山没见过这种情况,也是第一次对现在的生活不满。

但是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然后他爱上了种花。

每天,他都花一点时间在棚子里种花。

他精心挑选了一些稀有的玫瑰品种,并全部手工种植。

种植植物可以让他身心愉悦,有一种回归自然的感觉。

尤其是泥土和植物的味道,可以带走他所有的烦恼。

南宫乐山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喜欢种植物了。

不是真的喜欢,而是享受这段时间的闲适和回归自然的感觉。

南宫乐山的变化可以从南宫文祥身上看到。

他什么也没说,因为路太多了,需要自己走。

很多事情,也需要他自己的经历。

种植植物一段时间后,南宫乐山对种植不那么感兴趣了。

他开始探索其他爱好。

比如赛跑、滑雪、跳伞...

这些令人兴奋的兴趣,带给他的新鲜感也不会持续很久。

没有什么能让他一直保持兴趣。

南宫乐山不知道他怎么了。

他的生活是怎么变成这样的?

现在他反常了,连南宫月如和萧泽新都看得出来。

南宫建议他出去走走,不是因为他太累而不能工作。

但他不知道在哪里放松。

最后,他不得不去中国找江予菲和他们。

江予菲和他的家人每天都很开心。每个人都很幸福,过着令人满意又充实的生活。

他们都有自己的目标,对生活充满热情。

即使是不那么雄心勃勃的阮。

他的目标是带江予菲去哪里玩,教他的孙子一些知识和能力,或者做慈善...

他对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充满热情。

不仅是他,还有其他人。

就连小星莫也有自己的幸福。

南宫乐山和他们一起生活了很久,越看他们的生活状态越迷茫。

看来大家都知道接下来该怎么走了。为什么他不知道?

他知道自己会一直管着南宫家,会让家族兴旺。

但是除此之外他还能做什么呢?

也许这就是他能做的。这是他一生唯一的使命。

南宫乐山找不到答案,决定回去工作。

不管他有多困惑,他都不能停止工作。

这次他出去了,没有坐专机。他觉得一个人坐专机很无聊。

但是,当他融入人群的时候,还是觉得很无聊。

订机票,南宫乐山机场登机。

然而,飞往伦敦的航班因某些原因被取消了。

估计下一次飞行需要很长时间。

“师傅,要不要换个路线?”一个保镖问他。

南宫乐山突然做了个决定,“先去巴黎。”

盛宠之嫡妃凶猛

坐在去巴黎的飞机上,盛宠南宫乐山突然觉得很烦。

他怎么了?去伦敦有很多路线。为什么选择巴黎?

他安慰自己,盛宠只是好久没去巴黎了,所以想去看看。

而且离伦敦比较近,换乘比较容易。

另外,他可以去任何他想去的地方,没有任何理由。

关键是飞机已经起飞了...

就这样,南宫乐山长途飞行,终于抵达巴黎。

他早就计划好了,到了巴黎就换机了。

然而,下了飞机,他觉得有点累,决定在酒店住一天,第二天再回去。

南宫乐山住在一家高级酒店。

吃完饭,他不想休息,就租了辆车,自己开车去逛街。

巴黎是个浪漫的地方。

街上满是恩爱的情侣。

一路上,南宫乐山看到的几乎都是。

他看不到巴黎的繁华和风情,却随处可见恩爱的情侣。

南宫乐山越来越不安了。

然后不知不觉,他把车开到了一个地方。

是的,他一直都知道贝贝的下落。

他知道她住在哪里,上过什么大学。

南宫乐山现在就在她住处附近。

今天是星期六,所以贝贝不用去上学。

她一大早就醒了,去了图书馆。

她在图书馆呆了一整天,现在回来了,却带着一堆书回来了。

贝贝住的地方治安很好,周围有很多很有情调的小餐馆。

她没时间给自己做饭,就找了一家味道好性价比高的餐厅。

餐馆的老板已经认识她了。

贝贝很可爱,老板娘很喜欢她。

贝贝点了饭,选了靠窗的座位。

老板娘亲自给她送来了菜,给她上了汤。

“谢谢。”贝贝笑得很开心。

这个时候客人不多,已经过了吃饭高峰期。

老板娘在她对面坐下,看到她今天拿着几本书。她大吃一惊,问:“你每天读那么多书不累吗?”

贝贝饿了,边吃边回答:“不累,还是觉得看的太少了。”

“你真是一个勤奋上进的男孩。”老板娘夸她,

贝贝眯着眼睛笑了笑:“我知道的太少了。现在终于可以上大学了。我不敢浪费这个机会。”

“如果你这么努力,你一定会取得优异的成绩。”

贝贝可爱地笑了笑:“希望如此。”

“你有什么特别的梦想,所以这么努力?”老板娘随口问道。

贝贝停顿了一下,才低声说:“其实我没有什么梦想,我就是烂。”

“你怎么了?你是我见过的最可爱最好的女孩。”

贝贝笑了:“我真的很坏,所以我想做最好的自己。”

老板娘笑道,“可以。总有一天,你会成为你想成为的人。”

贝贝的眼睛一闪。

她真的会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吗?

她想变得优秀,美丽,然后配得上那个人...

但是这个目标太遥远了,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实现。

但是除了继续努力,她找不到其他方法。

而且就算她真的变优秀了,妃凶也是不够的。

这辈子,妃凶她配不上他。

想到这,贝贝的心情很是凄凉。

“怎么了?”老板娘关心的问道。

贝贝摇摇头。“我没事。”

“那你慢慢吃,我忙着呢。”

“好的,谢谢你的汤。很好吃。”

老板娘笑了笑,起身离开了。

贝贝很快吃完饭,抱着书走出餐厅。她住在附近,一栋有点旧的公寓楼。

贝贝走在路边,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有人在她身后跟着她。

贝贝听餐厅老板娘说,晚上这里偶尔会有几个醉鬼,如果有女生走路就不安全了。

听你背后的声音,好像你真的是个酒鬼。

贝贝把书紧紧抱在怀里,头也不回地加快了脚步。

估计是看到她想跑,后面的人也加快了脚步。

男的脚步有点乱,真的是酒鬼吗?

贝贝对这里不熟,现在一个人住。如果她被欺负了,只能自己扛。

想到这,她非常害怕,拼命地跑。

“站住——”他身后的醉汉冲她吼道。

贝贝跑得更快。

突然,她被脚下的一个肿块绊倒了!

所有的书都掉到了地上。贝贝慌慌张张抓起两本书就开始跑。

但是她跑的时候,感觉后面好像没人。

贝贝犹豫地回头,昏暗的路灯下,没有人。

有几本书散落在不远处,是她刚刚丢下的…

贝贝不解。她在哪?

很奇怪人怎么突然就消失了。

贝贝怕对方躲起来,就等她跌回去抓她。

但是她不能丢下那些书。

那是她借的资料书,借得很辛苦,不能丢。

贝贝站在原地,犹豫了很久。直到一对夫妇来了,她才大胆地跟着他们,去拿书。

酒鬼没出现,贝贝抱着书跑了。

而一个黑暗的角落,南宫乐山一直在看着她。

见她走开了,他才放开已经被他捂着嘴,并用枪指着的醉汉。

醉汉一挣脱,就跪在他面前。

“大兄弟,我错了,请放我走,我再也不敢了!”酒鬼一直求饶,他已经半醉了。

南宫乐山眸光望着他。

他的眼睛埋在黑暗里,仿佛闪着森冷的光。

醉汉与他对视,吓得直哆嗦。“大哥,我真的错了,请让我走吧,求你了……”

几分钟后,南宫乐山从角落里走了出来。

但就在刚才,醉汉正捂着身体痛苦地在地上呻吟唱歌。

南宫乐山没有废他,但我相信,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酒鬼不会有别的想法。

贝贝不知道他帮了她。

回到家,锁上门,找了个柜子靠着。贝贝松了口气。

她暗自为今天的好运感到高兴。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酒鬼突然不见了,但她躲过一劫就够了。

贝贝疲惫地坐在沙发上,缓解了一会儿,才感到膝盖火辣辣的疼。

她皱起眉头,小心翼翼地卷起裤腿,否则她会看到膝盖上有一个大肿块。

阮,盛宠神色凝重:“因为我怀疑岳父被带走了,盛宠他竟然干了!”

江予菲非常惊讶:“他做了什么?!"

“我很怀疑。”阮,的声调被定在了7788。“除了他,我想不出任何人。”

“不是南宫文昌吗?”

“南宫文昌是只蝎子,我们都被他骗了!”

“你不想说...南宫一为了杀南宫文昌故意误导我们?”江予菲脸色凝重地问道。

阮,点了点头,薄唇道:“应该是这样。他在用刀杀人。”

“他面前有许多绊脚石。安塞尔莫,南宫旭,婆婆肚子里的孩子,南宫文昌。如果这些人都被淘汰,那么他就可以继承家族。其实除了婆婆肚子里的孩子,他是最有资格继承的。但是因为他的身体,他不能继承。但现在形势对他很有利,他会抓住机会出手的。”

江予菲很难接受这个现实。

“即使他的祖父不再喜欢他...他不应该设计伤害他……”

阮田零冷笑道:“他们这种人,什么都干得出来。”

“那我们杀一个好人没有错吗?!"

“不是,南宫文昌不是好人。公公被带走了,估计也有牵连。也许是南宫一的计划,他只是演戏。他只是没想到自己会成为挡箭牌,被南宫推出去。”

“但是他们那样伤害我父亲的目的是什么?”

“第一,是为了更好的威胁我婆婆。第二,我怀疑他们的目的是你。”

“我?!"

“嗯。因为你,我一直在干涉南宫的家事。他打算利用他岳父除掉你,这样我就不用管南宫家了。而且就算讨厌,也只会讨厌公公。也许我会为你报仇,杀了南宫文昌。如果计划成功,他将成功地清除所有绊脚石。”

“不是我妈的肚子……”

“是的,岳母他也不会放过。但是婆婆提前‘死’了,他也不用从她开始。”

江予菲的大脑有点混乱

“不,如果他想利用我父亲来杀我,那他那天为什么要救我?”

阮天玲眼里闪过一丝得意。

“也许那时你不能死。他没想到我会带他走。他在我们手中。如果你出事了,我一定会激怒他,以发泄我的愤怒。”

“既然这样,他为什么要刺激我父亲,让他这么对我?”

“是为了让我们感激他。他被我抓住了,出不来。估计他想通过伤害的手段摆脱我们。”

“对,应该是这样的。”江予菲点点头。

“那时候虽然爸爸没伤害他,但是你伤害了他。他故意拔吊针,让病情加重,这样我们就可以送他去医院,让他逃走。女仆,他也是故意* * * *……”

“嗯,你说得对。总之,岳父的存在本来就是为了对付你的。后来他改变计划,利用岳父逃走。”

江予菲耸了耸肩-

她叹了口气:“没想到他这么年轻,心这么深。”

闪光的不都是金子。她身边的人越卑微,妃凶就越残忍。

在他们面前,妃凶他们太嫩了...

阮天灵也对南宫一的心机感到沮丧。

“其实要不是他身体有问题,如果他继承了家族,应该会有所作为的。”

江予菲皱起眉头:“他要死了,为什么他要继承这个家族?”

阮也想过这个问题。

"我猜他可能找到了治疗身体的方法。"

“不……”

“为什么不呢。他要死了,何必呢?他自然能活,他会为之奋斗。”

"...难怪我说爸爸能治好他的病,他一点也不感动。”

“爸爸,妈妈——”安塞尔突然从楼上下来。

他脸色凝重,显然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江予菲想起他和南宫一的关系很好。现在他知道了南宫一,他一定很难过。

“安森,你听到了吗?”

当那个小家伙向他们走来时,他点点头。“嗯,我什么都听到了。”

江予菲拉过他的身体,笑着让他松了口气。

“你不要多想。南宫一可能真的会和你交朋友。”

“妈咪,你不用安慰我,我什么都知道。你放心,我没事。”

这个儿子有时候太懂事了。

明智到令人苦恼的地步...

“安森,现在你知道了,对于那个职位,很多人会用尽一切手段。以后离南宫家远点,别被他们记住。”

“嗯,我知道。”

安塞尔莫看了看阮。

“爸爸,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南宫一没有揭发我们谋杀南宫文昌?他用南宫家的力量压制我们不是更好吗?”

江予菲也很不解:“也许,他担心自己的事情会被曝光?”

“他工作如此仔细,他不会留下任何证据。刚才爸爸妈妈的分析只是猜测。没有证据证明那些事是他干的。”

“对,他为什么不对付我们?”江予菲也看了看阮天玲。

阮天玲可以说,是因为南宫奕对江予菲有别的想法吗?

他自然不能说!

“谁认识他,估计他不想和我们树敌。”当然这也是一个原因。

安塞尔突然说:“应该是这样的。”

江予菲赶紧停止这个话题。

“好吧,我们不谈这个。他们怎么就和我们没关系了,南宫家的一切都和我们没关系了!以后就不提了好不好?”

她真的厌倦了那里的一切。

安塞尔可爱地笑了笑:“好吧,以后别客气。”

江予菲笑着摸了摸他的头:“兄弟,你为什么一个人下来?”

"他正在看一个动画节目。"

“什么动漫?”

“天线宝宝。”

与阮::“…”

*************

因为阮、回来了,他们一家人才真正团聚。

有阮、在身边,轻松了许多。

至少给他爸找个医生,给他妈安排个医院,买点家具。

而且她也有更多的时间学习育儿知识。

这项研究-

江予菲坐在书桌前,盛宠努力学习并做笔记。

都说正经男人最美。

其实同样的,盛宠认真的女人也很漂亮。

阮天玲推门而入,江予菲竟然没有注意到。

江予菲指着电脑屏幕,飞快地敲了敲手指

【妈妈的经历21:如果孩子太懂事,做一个更懂事的妈妈。如果你比较懂事,你的孩子不会继续鼓励。】

江予菲写的这句话,其实我不知道会不会对。

她想了想,在后面加了个括号,表示——待考证。

嗯,她以后会是个懂事的妈妈。

安塞尔早晚是不能成熟的。

在斜刺中,突然伸出一只手——

手随着鼠标滚动,翻到第一页。

“妈妈的经历1:爱孩子,永远爱孩子。”

“母亲的经历2:感谢上帝给了我们孩子,在孩子面前展现了一切美好的品质。”

“母亲的经历3:做一个善良的母亲,不要做一个溺爱孩子的母亲……”

阮天玲看完这些内容,眉头越皱越深。

江予菲看着他的反应,紧张地问道。

“怎么了,有错吗?”

她查阅了很多书,除了平时的感受,还写了这些内容。

就算错了,也不应该错。

阮,一松手,低头不满地看着她:“你回来以后写了这些东西没有?”

“是的。我发现我对安森和俊浩还不够了解,所以想多了解一些,然后顺便写下我的一些想法。”

“你这样做是为了他们俩吗?”

“嗯。”

但是,那只是最初的目的,她还是希望学习这些东西,让它们更有用。

“你对他们这么苛刻?!"阮天玲的声音很不高兴。

“他们是我的儿子!”

“那我呢?!"

“你?”江予菲不明白。“我写过育儿经验。你是做什么的?”

阮,淡淡的看着她:“你就不能写点爱你丈夫的话吗?”

“爱情的体验?”

“没错!写下你老婆的经历,写下你想怎样爱我,怎样对我好,就像这些育儿经历一样!”

"..."江予菲:“我从未听说过有人写爱情。”

“起来!”阮天玲把她拉起来,自己坐下。

我重新打开了一份文件。

他很快就打下了一个醒目的黑色标题——《爱情的体验》。

然后转行继续写。

【爱老公体验1:爱老公,永远爱老公。】

江予菲:“…”

【爱情的体验2:爱你的丈夫,或者永远爱你的丈夫。】

【爱情的体验3:今生爱老公,来生爱老公。】

【恋爱体验4:...]

江予菲还没来得及写下来,他就迅速把手放下了。

“好了,不写了!”

“为什么?”阮天玲侧头。

江予菲摇晃着身体:“我浑身起鸡皮疙瘩。”

“你爱人的经历只是一件事,爱自己的丈夫。我已经记在心里,不用写了。”

阮、淡然道:“谁说只有这一个?”

“你不就是说你写的东西吗?”

“这只是前三个。为了强调这篇文章的重要性,我写了三篇。”

这足以强调-

“我以后还有很多建议。我没有你想的那么贫瘠。”

阮,妃凶放开了她的手。“别烦我,妃凶我还没完成呢。”

“你还想写什么?”

阮天玲没有回答,只是写。

【爱情的体验4:爱自己的老公,不要多看其他陌生男人两眼。】

【爱情的体验5:爱你的丈夫,每晚和他亲热。】

【爱情...]

“阮田零,够了!”

江予菲很快阻止了他。“别写了。不是我写的。完全不是我老公的经历。这是我妻子的经历。”

阮,抿了抿嘴,笑着说:“你要是不告诉我,我就忘了写些爱妻的小贴士了。但是你的经历应该和我的一样。我先给你写,然后抄下来,改成老婆的经历。”

"...你是认真的吗?”

阮,黑着眼睛看着她:“你以为我在开玩笑?”

江予菲欲哭无泪:“我只是写了一些妈妈的经历,你是这样的吗?”

多么天真、吝啬、嫉妒的男人...

“妈妈的经历可以写,为什么我不能写老公的经历?”阮天玲问。

江予菲咬紧牙关:“因为我爱你,所以很难敞开心扉……”

汗,-_-| | |

然后她摇了摇自己。

阮、笑着纵容道:“说话难,可以写下来。我给你写了五个,剩下的你可以补充。记住,你写多少母亲的经历,你就得写多少丈夫的经历。”

“你来了……”

“老婆,你偏心!你能给你儿子写信,就不能给我写信?”

阮天玲似笑非笑地盯着她。

因为她敢承认,他做了她的姿势。

江予菲突然变得强硬起来:“你天真吗?孩子现在都长大了,我多给他们出钱怎么办?他们是我们共同的孩子,我是为了他们好,不是为了你!”

“那么,你还会偏吗?”阮天玲幽幽问道。

江予菲硬着头皮说道:“这并不古怪。总之解释不清楚。起床去做你的事。我想继续学习。”

她拉了拉他,但他没动。

“起来,你不是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吗?去忙吧。”

“我现在很好。”

“可是我有事。”

“除非你答应我,否则我不会起床。”阮骗了。

江予菲无语,干脆坐在他腿上。

“不走就算了。”

她抱着鼠标,试图关掉他的恋爱经历。她的手指一动,她就感觉到了他危险的目光。

江予菲量了一下,所以最好不要惹他。

她在关闭之前单击了保存。

但是她母亲的经历,她也写不下来。

江予菲很恼火:“我责怪你,打断了我的思考和陈述。”

阮天玲从后面抱住她的腰,滚烫的手掌摸着她的小腹。

“所以你想让我补偿你?”

他的补偿永远是那种补偿。

他身后的那个人有点重...

江予菲握住他的手,“不,你出去。别烦我,这是对我最好的补偿。”

“你确定这是你想要的?”阮天玲吻着她的脖子,好像什么都没有。

江予菲的身体微微颤抖:“我确定,快出去。”

“口是心非的女人!盛宠”阮天玲咬着她的脖子,盛宠江予菲忍不住在他身上动了一下。

“你是狗吗?”她避开了他的骚扰。

“还有,我怎么了?”

她没说什么误导他的话?

阮,抱住她的身子,勾住她的嘴唇:“你不是在暗示我是什么人吧,你居然主动坐在我身上?”

江予菲笑了:“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还坐我身上没有这个意思?”

“你占了我的椅子。不坐你身上我坐哪里?”

“嗯,这是一个很好的借口。”

“这不是借口……”

“但我已经用它作为借口了。”

阮天玲抱着她,往后滑——

这把椅子下面有轮子,一个滑动,椅子靠着后壁。

他转动江予菲的身体,把他的双腿夹在她的两腿之间,让她骑在他身上。

江予菲的视线撞在他滚烫的眼睛上-

“你打算怎么办?”

阮,撩起裙子:“你怎么看?你暗示我,我是不是应该一直说点什么?”

“自恋,谁暗示你了!”

挣扎着要下来,阮,一把揪住她的腰不让她碰。

江予菲假装恶毒地抓住他的衣领:“快放手!”

阮田零懒懒的往后一仰,邪笑:“美人在怀里,放不下。”

“你不放手,我就对你无礼!”

“嗯,不客气。”

江予菲·汗死了,她没有和他闹:“我说的是实话,快放手。”

“这算拒绝吗?”阮天玲故意歪曲她的意思。

"..."江予菲:“亲爱的,如果你不放手,我真的会对你无礼!”

这是阮田零第一次听到她这么叫他。

阮,的眼睛里突然多了一丝了然:“再叫几声……”

“什么?”

“亲爱的。”

江予菲脸色微红。她只是脱口而出。如果她真的想叫出来,她就开不了口。

“老公,你会放手吗?”

“叫我亲爱的。”

“老公……”

“叫我亲爱的。”

“严!”

“真的不打?”

江予菲妥协了:“亲爱的……”

“大声点,我没听见。”

江予菲真想咬他的脸-

“亲爱的!”她提高了声音。“你能放下吗?”

“说,亲爱的,我爱你。”阮、继续恬不知耻地要求。

江予菲还是咬了下去。

阮天玲英俊的脸上,顿时多了一个牙印。

江予菲摸了摸牙印,笑道:“毁容了。”

“这是我妻子的印章。没想到你这么爱我。”

"...你能无耻吗?”

“是的。”

说完,他的手伸进了她的裙子,扯掉了她的内裤。

江予菲脸红了:“你是认真的吗?快放手,我能不能不跟你玩了?”

“你还没跟我说过。”阮天玲掐着腰,把裤子拉出来扔出去。

江予菲突然感到没有安全感:“我说了,住手!”

阮、笑得像只狐狸。

江予菲尴尬地说:“亲爱的,我爱你。我已经说过了,你应该放手。”

阮,很不好意思开口:“我没答应你,你说了我就放手。”

“你……”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