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盛和体育首页(中国)股份有限公司----烈火如歌txt下载(1/90)

盛和体育首页(中国)股份有限公司 !

龚嘉华摸着她的脸颊,烈火骄傲地说:“我是纯天然的。不整容的话,烈火你比我大很多!”

萧泽新懒得和他斗嘴。

“你来干什么?”

“我已经说过了,我只是想和阿岳谈谈我的理想。”

“你有理想吗?”

“为什么我不能有一个理想?!我一生的理想就是得到心中的女神阿岳!”

萧泽新把手里的书往他身上一摔——

龚家华躲开,怒目而视:“你这是待客之道?!我看你的脾气真的是越来越暴躁了。迟早还不如跟着你……”

“滚!”萧泽新冷冷打断他,“还有多远!”

龚嘉华并没有生气。他冷冷地哼了一声:“走开,我带阿岳走!”

说完,他转身离开了。

小泽新很头疼。

虽然我知道龚家华一个月内不会真的抢他,但是这个情敌,他看起来还是很苦恼的。

楼下,南宫月如已经让仆人们准备好东西,打算出发了。

“啊岳,我们走吧。我已经同意萧劳的意见。他同意让我陪你。”

南宫月如自然不会怀疑他的话:“我准备好了,那我们走吧。”

“来,让我帮你。”龚家华立刻笑眯眯的上前扶住她。

楼上的萧泽欣还在担心龚家华的事情,突然听到楼下传来汽车启动的声音。

龚家华肯定走了。

只是想起龚家华先前说过的话,他就有些不安。

正说着,一个仆人进来了,随口问道:“你老婆呢?”

“夫人和龚老爷出去了。”

萧泽新眉心一跳,心里有点慌。

“他们出去做什么?!"

仆人奇怪地说:“你不知道吗,先生?今天老婆做了检查,龚师傅陪着去检查。”

萧泽欣的脸色突然变得很阴沉。

仆人看出他心情不好。他应该问他是否需要照顾他。此刻,他不敢再说什么,立刻飞走了。

小泽新心情不好。

我等不及要抓住龚家华,把他揍一顿!

他的女人去做了检查。谁要他陪她?

然而,一想到他不能陪月如去做出生检查,他的脸色就更难看了。

该死的-

要不是他生病,他现在就和她在一起了。

怎么会有龚家华的份!

小泽新的情绪不受他控制。

幸运的是,他曾经是一个温柔、淡定、淡定的人。

所以出事之后,他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脾气。

但是现在,他忍不住了。

他不知道自己的心情怎么这么糟糕。反正他急需发泄。如果他不发泄,就会窒息。

萧泽新砰的一声把东西放在指尖——

当时他的房间砰砰作响,人们都吓坏了。

出生检查进行得很顺利。

但是,医生让她准备剖腹产。

这个阮会帮她安排的,而南宫就不用担心了。

龚家华已经知道这个孩子不是小泽新的了。

但他和萧泽新的想法是一样的。

不管这孩子是谁,都像月亮一样。

只要是像月亮一样的孩子,都可以接受。

当然,他喜欢的程度比小泽新多一点。毕竟南宫旭和他没有仇。

琦君摇摇头:“不是我。”

丁听不懂在说什么。“什么不是你?”

“不舒服的人是你。”他说。

丁愣了一下。他是什么意思?

他和她在一起会不会觉得不舒服,烈火所以不想吃任何食物?

你觉得是她的情绪让他没胃口,烈火还是你在乎她?

丁听不懂的意思。“我没有不舒服……”

“你有心事。”君齐家突然肯定地说道。

丁大吃一惊。他怎么知道的?

她掩饰的很好,基本没有流露出任何情绪。没人发现她有心事。他怎么知道的?

琦君用黑色的眼睛走近她。“你可以告诉我。”

“我没什么想法。”

“你有。”琦君非常肯定,“我能感觉到。”

他的感觉很准。

丁夏楠的确有心事。她只是还没想好怎么告诉他。

既然他已经看透了,她不想尴尬。

“嗯,我心里确实有事。有一件事我想和你商量一下。”

“是什么?”

丁夏楠看着他,开了口。“你知道,徐梦瑶手中的骗子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徐梦瑶让我今天去见她。她威胁我离开你,否则她会毁了那本秘密书。我不能让骗子被消灭。是古家的辛苦。我是古代家族的后裔。我有责任保护骗子。”

琦君皱起了眉头。他盯着她看了一会。“你想干什么?”

丁内疚地说,“我知道我不该忘恩负义,但我们毕竟没有感情。因此...你能不能解除婚约,我会用其他方式报答你,你觉得呢?”

君齐家听了她的话,没有任何反应。

沉默了很久,他低声说:“我知道。我们明天再谈。”

丁小心地问:“你同意不同意?”

“明天再说吧。”说完,君齐家绕过她出了房间。

明天再说吧。

无论如何,她一定要拿到秘籍。如果他不同意解除婚约,她会想别的办法。

君齐家出去后没有回来。

他晚上也没回来。

没有人告诉丁他去了哪里。丁也不好意思问,她以为小君会随后回来。

结果她在床上一直等到半夜,他还是没有回来。

她试着给他打电话,但最终还是放弃了。

他们的关系虽然是未婚夫妻,但并不熟悉。也许他有自己的私生活。如果她太在意,就不好了。

再说,说不定他们马上就要解除婚约了,她也没资格问他什么。

房间里有动静,丁疑惑的睁开了眼睛。

一瞬间,她看到了男人完美的背影。

天亮时,阮军·齐家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此刻,他背对着她,正在换衣服。

再次看到丁的上半身,还是忍不住红了脸。

主要是他的身材太完美太性感了。

她长得不好看,但是看着他的身体就会有点脸红。

似乎意识到了她的目光,齐家突然转过头来看着她。

丁夏楠被抓了个正着,眼里闪过内疚:“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才。”

他真的一夜没回来。

丁没有问他去了哪里。她起床,烈火拿着衣服去卫生间洗,烈火顺便换上衣服。

当她出来时,小君齐家还在房间里。他坐在床上,手里拿着一本厚书。

这本书看起来很旧,纸是白色的。

丁看了一眼,见书上的字迹好像是用钢笔写的。

她有点迷茫。那是什么书?

琦君抬头看着她,伸出手里的书。“给你。”

“什么?”

“你的东西。”

丁被卡住了,她的东西呢?

她的心跳加快了。是她想的那样吗?

她上前接过书,只看了内容就确定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

这是.....古老家族的烹饪秘诀!

丁令人难以置信的阅读被证明是一个秘密。

秘籍第一页记载了古代家族很多人的名字,最后一个名字叫顾一刀。

丁夏楠小心翼翼地捧着秘籍,有点激动地问琦君:“你怎么来了?”不是在徐梦瑶手里吗?"

“我昨晚去拿的。”他说。

“拿?”

“嗯,人家查了两天,昨晚找到了。”

丁夏楠明白他的意思。原来从一开始,他就派人去找秘籍。

这本秘密的书被偷了。

昨天她跟他说因为出轨想解除婚约,然后他一夜没回来只是为了帮她找回出轨的东西。

他当然不想取消婚约,所以他花了一个晚上寻找它。

不管他的心思是什么,丁对他是很感激的。

“谢谢,真的谢谢。”她感激地对他说。

琦君站起来说:“不用说,谢谢你。”

“但我真的谢谢你!”丁紧紧抱着的密书。

事情回到了她的身边,她的心更加坚定了。

琦君不再谈论这个话题。他突然问她:“你还想取消婚约吗?”

丁问:“你呢,如果你想取消……”

“我不想。”君齐家直接说道。

"...那就不要取消它。”

琦君有一双深邃的眼睛。“好吧,过几天就订婚了。”

"..."丁惊讶,再过几天,会不会太快了?

不是说要等她父母过来商量再做决定吗?

“定日期了吗?”她问。

琦君点点头:“是的。”

丁张了张嘴,想说些对他不利的话,但他说不出来。

反正我要嫁给他了,随时都可以订婚。

况且他帮她拿回了秘籍,她也不能说什么反对的话。

"...好的。”丁只好同意。

君齐家看着她有点沮丧,她的眼睛里不禁闪烁着一丝微笑。

可惜,丁没看出来。

丁的父母当晚就赶到了。

阮一家热情接待了他们。

起初,丁的父母担心阮家难相处,丁嫁给阮俊七又委屈又不幸福。

但和阮家接触后,他们的担心就完全没有了。

阮家很好,他们对丁真的很好。

他们没有架子,心胸开阔,有教养的人。丁和相处会很愉快。

加上阮军·齐家的能力和人品也不错,他们更满意了。

现在,只有丁认为结婚与否并不重要。

烈火如歌txt下载

其他人,烈火包括她的父母,烈火认为她必须结婚。

如果她不结婚,她就做了令人发指的事。

就连小君齐家也想提前订婚,但是她的父母没有意见。

这么好的女婿,打着灯笼都找不到。自然,他们对他的所作所为很满意。

丁看到父母的反应,无言以对。

他们造反太快了!

但是,她无话可说,她的意见会被忽略。

就这样确定了订婚时间,就在一个星期之后。

丁的父母也住在阮的家里。

丁牧和江予菲天天商量订婚的事,丁燕和阮田零天天出去熟悉A市。

阮、带着他到处喝茶、吃饭、玩耍。丁燕这几天真的玩的很开心。

其他人都在帮着准备他们的婚礼,而丁自然也有准备。

好在她没有选择纠结,所以准备的很充分,不会挑挑拣拣。

虽然订婚仪式的准备有点仓促,但一切都准备得很好。

很快就到了订婚的日子。

丁在酒店的更衣室里打扮了一番。

今天她穿了一件鱼尾形的白色长裙,腰身收紧,裙子往后拖。从远处看,她像一条美丽的美人鱼。

化妆师盘起头发,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突出修长优美的脖颈。

阮军·齐家从外面走进来,突然看到她的样子,他的眼睛颜色有了片刻的微滞。

化妆师看到他,很识趣的走了。

更衣室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丁有些尴尬地看着他。“我马上就准备好。出去等我。我一会儿就来。”

琦君没有回答。他走向她,看着镜子里的她。“看起来不错。”

“你这样好看。”

丁微微脸红,她没想到他会说甜言蜜语。

但是他也很好看,很帅。

丁站起来,转过身来。“走吧,时间差不多了。”

琦君握住她的手说:“好的。”

他带着她出门,莫名其妙地,丁觉得他的手掌给人一种舒服的安全感。

虽然他们不熟悉他,但她非常信任他。

所以嫁给他可能是个不错的选择。

丁一直在的思绪中徘徊,他领着她走进了宴会厅。她仍处于恍惚状态。

订婚仪式进行得很顺利。

很多女人羡慕丁的好运气,很多人给她们很多祝福。

丁夏楠挽着君齐家的胳膊,款待前来祝福的宾客。

无意中,她把徐梦瑶留在了角落里。

对上怨毒的眼神,丁微微蹙眉。

“怎么了?”君齐家敏感的意识到她的情绪波动,他低头问她,然后顺着她的视线看去。

但这一次徐梦瑶已经转过身来,而君齐家只看到了她的背影。

丁回头看了看。“没什么。”

君齐家没有多问,继续带她去认识一些客人。

宴会进行到一半,突然想去趟洗手间,让小君放开自己。

她上完厕所出来,走到洗脸台前洗手,抬头看见镜子里的徐梦瑶走了进来。

徐梦瑶盯着她,烈火勾唇无声冷笑。

丁面色淡然。她没有理会她挑衅的眼神,烈火而是平静地擦干了手。

“丁,你是个好手段。你怎么勾引阮,上了他的床?”徐梦瑶双臂抱胸,靠着门讽刺地问她。

丁夏楠走到她面前。“让开,我要出去。”

徐梦瑶一动不动,眼神冰冷。“还有,是不是偷了秘籍?”

“我叫你让开。”丁压根就不想跟她废话。

突然伸手推开她,和丁跌跌撞撞地回来了。

她看上去闷闷不乐。“徐梦瑶,你打算怎么办?”

徐梦瑶欺骗她,“我问你,你偷了那本秘密书吗?!丁,你这个小偷,你一次又一次偷了我的东西,我不会放过你的!”

丁无所畏惧。她冷笑道:“你的东西,你的东西是什么?”

“阮、,还有骗子!”这些都是她的。

可是现在,他们都被丁偷走了。

徐梦瑶怎么不生气,也不讨厌。

丁觉得这个女人的脑子有问题。“听着,没有什么是你的!徐梦瑶,我迟早会发现你做了什么。如果我知道古家发生的事和你有关,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徐梦瑶大吃一惊,但她很快恢复了镇静。

“什么古家?丁夏楠,你应该少注意他。”

“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古代的黎明。你是不是做错了古家的事?你偷了古家的烹饪秘籍,杀了古天明的爷爷,让古天明下落不明。这都是你干的!”

徐梦瑶的心里很惊讶。

她是怎么认识顾晨曦的?她和顾晨曦是什么关系?

“我记得你叫丁,就算我认识古家,这和你有什么关系?丁,,我劝你少管闲事!”徐梦瑶冷笑道:“不要担心不该你管的事情,否则你不知道怎么死。”

丁的脸色突然变得冷了许多。“真的跟你有关系!”

正要说什么时,他的脖子突然被丁抓住的手。

她被压在门上,呼吸变得困难。

瞪大眼睛,“丁,你在干什么?!"

丁的眼里闪着仇恨。“徐梦瑶,你偷了那本秘密书吗?”你杀了爷爷,是吗?"

徐梦瑶没想到她会这么疯狂,她有点心慌。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你这个疯子,放开我!”

“不明白?!"丁冷笑道,“我查过了,你知道古天明,他的秘密就是你偷的!你杀了他!”

“我没有偷任何秘密...丁请快让我走……”徐梦瑶的呼吸变得越来越困难。

她拉不动丁的手。

丁看起来那么瘦,为什么他的力气那么大?

徐梦瑶咬牙,抬腿一脚踹在她肚子上。

丁趁不备,摔得一塌糊涂,但也被她拉了下来。

“啊……”徐梦瑶摔倒时不禁惊叫起来。

与此同时,浴室的门突然被打开了。

君齐家站在门口,皱着眉头看着倒在地上的两个人。

他身后,烈火还有些不知名的客人。

似乎有女人和男人来到浴室,烈火听到声音就加入进来。

徐梦瑶转过身去看他们,她的眼睛立刻变红了。她紧紧地咬着嘴唇,眼里含着泪水。

丁也有点吃惊,但她很快就做出了面无表情的样子。

上前扶起丁。“怎么回事?”

丁站起来,没有回答。徐梦瑶仍然躺在地上,立即委屈地哭了起来。

“丁,你怎么能走这么远!虽然我喜欢琦君,但我没有从你那里窃取他的意思。我打算祝福你。为什么要掐死我?如果琦君没有及时赶来,我就被你掐死了!”

每个眼尖的人都发现徐梦瑶的脖子上有几个红色的指纹。

丁楠霞真的那么恶毒吗?

他们怀疑地看着她。

丁看着冷笑,“许小姐不用演戏,但你踢我的时候,就没那么弱了。还有,你自大的时候去了哪里?”

“你还在流血……”徐梦瑶气得浑身发抖,这似乎一点也不虚假。

“她踢了你?在哪里?”紧握丁的手臂,皱着眉关切地问:“你受伤了吗?”

丁错愕地看了他一眼,也很错愕,但更多的是怨恨。

为什么他只关心丁!

丁摇摇头。“我没事。她不能伤害我。但我舔她是真的,因为她活该!”

外面看的人都很惊讶。

阮军·齐家的未婚妻如此强硬,她还能如此公正地说话,她不知道阮军·齐家会有什么反应。

琦君点点头:“你说她活该,她活该。”

徐梦瑶睁大了眼睛,尖叫道,“琦君,她要掐死我。你为什么还面对她?她是个缺德的女人!”

琦君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因为她是我的未婚妻。”

这就是为什么他转向她。

徐梦瑶哽咽了,脸色难看得像吃了苍蝇一样。

“而且我相信她。”齐家补充道。

也就是说,他不相信徐梦瑶。

徐梦瑶脸色苍白,楚楚可怜地看着他。“君齐家,我们好歹是朋友。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我喜欢你……”

“我们以后不是朋友。”琦君打断她的话,“许小姐不必喜欢我,我不接受。”

徐梦瑶:“…”

拉着丁夏楠的手说:“我们走吧。”

“好。”丁笑了,她不想纠缠。

两个人像没人看似的离开了,留下徐梦瑶呆在那里,一片混乱,被每个人看着。

徐梦瑶迅速站起来,垂下眼睛来掩饰他的怨恨。

她会为今天遭受的羞辱进行报复...

这一集没有影响订婚派对。

丁的情绪很快就恢复了。

然而,她已经有了很大的信心,并认为徐梦瑶无法摆脱古代家庭的意外。

她迟早会发现真相,让徐梦瑶付出代价。

订婚派对终于结束了。

所有的客人都走了,的父母和阮家的丁也坐车离开了。

只有丁和没有离开。

烈火如歌txt下载

他们今晚将住在一家旅馆里。

这是君爱专门为他们安排的,烈火君爱还订了顶楼最豪华的总统套房。

当君齐家知道这件事时,烈火他一点也不反对。

他和丁没有异议,自然也没有异议。

在服务员的带领下,他们去了顶楼。

“这是你的房间。祝阮先生和丁小姐今晚过得愉快。”服务员笑了笑,毕恭毕敬地走了。

丁有点害羞。她今晚会结婚吗?

她以为阮、会等到结婚那天...

但是,他会和她打交道一段时间,这是很难得的。

现在他们又订婚了,自然就可以做爱了。

也就是说,她还是有点不舒服和紧张...

反手关上门,和丁一下子绷紧了神经。“我先洗个澡。”

她脱掉高跟鞋,头也不回地光着脚跑向浴室。

关上卫生间的门,丁呼出一口气。

虽然一时可以避免,但一辈子也避免不了。算了,顺其自然吧。

丁一边洗澡一边给自己做心理建设。

她洗得不快也不慢,但是等她擦干头发的时候,已经一个半小时了。

丁打开门走了出去,这时看见君穿着白色浴袍斜靠在床上。

他的头发很新鲜,你可以看出它已经洗过了。

丁微微有些讶然。“你在哪里洗澡的?”

琦君指着阳台。“外面。”

丁看了看,顿时无语。

宽阔的阳台外,有一个露天浴缸,他应该在那里洗澡,不怕有人偷窥吗?

还好酒店建筑很高,周边建筑没有这里高。就算想偷看,也看不见。

只是他已经洗澡了,她一时半会儿也没机会避开。

丁走到床边坐下。他笑着对他说:“你今天累坏了。早睡。”

君齐家不说话。他弯下腰,从另一边的地上捡起玫瑰,递给她。

“给你的。”

丁惊讶地接过来。“准备好了吗?”

“不,是你的爱。”

丁::“…”

但是她还是很喜欢。女生收到花会很开心。

“谢谢。”

君齐家在心里点点头,女人真的很喜欢花。

“这个也是给你的。”他拿出一个首饰盒递给她。

丁一看就知道是珠宝。她接过来打开了。里面有一条钻石项链。

项链很漂亮,很奢华,适合做晚礼服。

链子上镶嵌着许多小钻石,中间的吊坠是一颗蓝色的宝石,非常耀眼。

“谁帮你选的这个?”丁理所当然的问。

“我。”

丁微微有些讶然。“是你选的吗?”

“嗯,你喜欢吗?”君齐家看着她的眼睛。

丁夏楠点点头:“我很喜欢,谢谢你。”

她以为他是木头,什么都不知道。

琦君皱起了眉头。“以后不说谢谢了。”

"...好的。”

琦君很满意。“该睡觉了。”

丁见他又黑又亮,似乎正闪着期待着什么的眼睛,顿时紧张起来。

今晚逃不掉?

最多握过手,没亲过。

现在我们要直接做爱了...

丁的心理素质再好,她也有点紧张,但脸上什么也没有表现出来。

“哦,烈火好的。”她把项链和花收起来,烈火然后掀开被子睡觉。

君齐家直接脱下浴袍,露出他身上只穿了一条内裤。

丁看到了强健有力的大腿和红红的耳朵。

她没有脱浴袍,而是直接用被子把自己盖好。

君在她身边躺下,丁突然关掉了所有的灯。

她在开灯的时候会紧张的。

君齐家只眨了眨眼睛,没说话。

他靠在丁的身上,身上的热度很明显。

忽然,丁拉着的手。

“第一次,你要忍。”君齐家的声音也跟着响起。

丁咽了咽口水,“好吧……”

君齐家微微侧身,脸贴近她的脸。

黑暗中,丁只能感受到他灼热的气息。她很僵硬,看起来很虚弱。

君齐家停顿了一下,他的嘴唇准确地印在她的嘴唇上。

两人柔软的嘴唇一接触,彼此的心都激荡起来。

小君齐家嘴唇蠕动了几下,呼吸越来越重。

他不是不明白这一点。

他是个正常人,也是个很健康的人。

每天早上他醒来都会有自然反应。

只是他对很多女人不感兴趣,也不想和她们接触,所以一直忍到现在。

但他并不讨厌丁。

她身上没有刺鼻的香水味,平时也不化妆。当他靠近她时,他会感到舒服。

还有,他偷偷检查了一下,她的身体很柔软,手感很好。

总的来说,他对她的健康很满意,愿意和她发生关系。

他只是没想到,一碰她,反应就变大了。

君齐家忍不住握住她的手,力道有点大,他的亲吻动作变得急切而粗鲁。

丁越来越紧张,她的手或嘴唇都没有感到疼痛。

但几分钟后,小君齐家仍然咬着嘴唇。

丁大为错愕。他甚至不能接吻...

完了,继续,她的嘴唇会变成香肠嘴。

当丁挣扎着提醒他该如何亲吻时,君终于放开了她。

他微微喘着气,抬头看她美丽的脖颈。他忍不住再次亲吻她的脖子。

手很自然的抚上她的腰,他本能的抱紧她,抚摸她,然后不小心直接触碰到她的肌肤。

仿佛发现了一个新的世界,他打开她的浴袍,撕开了阻碍。

毫无阻碍地触摸她的身体,他的反应变得更加强烈。

君·齐家一直按照自己的自由意志生活。

他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家人几乎不约束他。

他以前爱乱吃。

现在,他想肆无忌惮地吃掉丁。

心里这么想,他做到了,总之,多舒服。

亲吻,抚摸,撕咬,他一直在做,但是身体越来越不舒服。

他眨了眨眼,好像最重要的反应步骤被他忽略了。

丁夏楠的腿被他拉开了,她僵住了。

我以为他什么都不懂,闹够了就停了。

没想到他会懂。

果然,男人在这方面都是自学的?

烈火如歌txt下载

丁紧张地抓起床单,烈火君齐家摸索了一会儿,烈火突然冲进她的身体。

丁的五官都扭曲了,太疼了——

和君齐家浑身一哆嗦,然后...没有那时。

丁一直睁着眼睛,直到天亮。

但是她很快又醒了。

他身边的男人仍然背对着她,一动不动,仿佛没有呼吸。

他从昨晚开始就这样了,一夜没动。

丁找不到任何话语来安慰他。

毕竟秒拍还是很让人沮丧的。

虽然没经历过,但她知道不能那么短。

真的很短。她不想说任何简短的话...

但她绝对不是有意抛弃阮军·齐家。即使他太矮,她也不会介意。如此和谐相处,似乎也不错。

只是,她怎么安慰他呢?

丁支撑着的身体。“琦君,你醒了吗?”

六月齐家转过头,他的黑眼睛不困,他没有休息一夜。

似乎看不出丁脸上难过的意思,也不敢贸然安慰他。

“天亮了,要不我们收拾东西回去吧?”

“好。”君齐家应了一声。

房间已经为他们准备了替换衣服。

换好衣服后,他们下楼吃早饭。

酒店的早餐很丰盛。

君齐家没有吃多少,这与他平时的胃口完全不符。

“你就吃这些?”丁疑惑地问。

琦君点点头。“我不饿。”

丁没有多问,吃完就和他一起离开了。

一路上,君齐家很沉默,他的沉默和以前的沉默一样,似乎没有什么不同。

丁挣扎着。他心里是什么?

即使他表现出一点点,她也可以安慰他,告诉他没关系。

偏偏他还是那个样子。她不敢提起昨晚的事,怕他误会。

回到阮的家里。

每个人都在客厅,包括唐恩。

看到他们两个进来,大家都暧昧地笑了。

“二哥,二嫂,昨晚睡得好吗?”你爱开玩笑地问。

昨晚就别提了!

丁淡然一笑。“还不错。顺便问一下,你吃早饭了吗?要不我做点什么,我们一起吃吧。”

艾君真的分心了。“你还没吃早饭?”

“我吃了,但那时候我和俊浩没胃口。”她转过头问琦君:“你还想吃吗?我给你做。”

琦君看着她,点点头:“好的。”

丁夏楠很快就去了厨房,好像她已经被赦免了。

她煎了四个荷包蛋,淋上酱油。又煮了一盘意大利面,然后叫君齐家来吃。

两个人坐在餐厅里,默默地吃着。

丁其实一点也不饿。她为琼·齐家做的。

她的手艺很好,荷包蛋刚刚好,在她嘴里很好吃。

六月齐家吃了一个荷包蛋和几口意大利面条,所以他不能再吃了。

这是他第一次这样浪费食物。

他为什么说:“剩下的放冰箱里,我以后再吃。”

“你不吃吗?”丁问。

“满了。”

“吃饱了就别吃了。去做你的工作。我会慢慢吃。”丁对说道。

君齐家点点头,烈火起身告辞。

丁其实吃不下了,烈火但她不想出去面对所有人,所以她呆在餐厅里慢慢吃。

吃完后,她去厨房洗碗,准备午饭的配料...

没多久,君爱和邓恩出去约会了。

陈俊和小奎也开车出去了,邢默被移交给江予菲。

丁目和江予菲去花园里用星墨晒太阳。

阮、又带丁燕出去喝茶。阮、最近对丁衍的占卜很感兴趣,所以他们总是有说不完的话题。

看到大家都走了,丁松了一口气。她收拾好食材,洗了手,上楼睡了一会儿。

小君齐家不在卧室,但可能在书房。

丁只是不知道如何面对他。

她调好闹钟,很快就在床上睡着了。

睡了两个小时,她醒了,急忙下楼做午饭。

其实阮家根不需要她做饭,她一直做,哪怕只做两个菜。

琼·齐家喜欢吃她做的菜。今天他没胃口,她更要做。

午餐马上就好了。

除了艾君和陈俊,每个人都准时回来吃饭。

坐在餐桌旁,江予菲和丁目愉快地谈论着婚礼。

丁和君对婚礼的安排没有意见。

问丁夏楠:“夏楠喜欢小孩子吗?”

丁抬头看了看。“我喜欢。”

她很喜欢小新磨。

江予菲笑了:“你结婚的时候想不想要一个?”

丁有些尴尬,在秒钟内出手,怎么生孩子?

“是的,但是我想顺其自然。”她说。

江予菲点点头:“你说得对,你必须顺其自然。”

丁牧笑着说:“他们俩身体都很好,肯定快生孩子了。其实我也想抱抱孙子。”

江予菲和丁目又兴奋地聊了起来。

丁夏楠感受到了君齐家的压抑。

她不敢看他,淡然一笑继续吃饭。

琦君吃了一碗米饭,失去了食欲。“你慢慢吃,我吃饱了。”

大家都诧异地看着他。

江予菲很惊讶。“你吃一碗就饱了吗?”

这个太少了!

琦君站了起来。“我不饿。我先去书房。”

说完,他转身离开。

江予菲有点担心。“俊浩,你不舒服吗?”

琦君回过头来,看上去很正常。“没有。”

江予菲并没有感到宽慰,因为他似乎真的很好。

丁笑着解释,“我估计我早饭吃得太多了,现在也吃不下了。我会试着做一会儿新菜,然后给他弄点吃的。”

江予菲点点头:“这个也不错,就把你做的实验给他,他不挑食。”

“好。”丁微微一笑。

饭后,丁在厨房研究秘籍。

她打算学习上面所有的烹饪方法。

但是这次,她学会了做饺子,饺子很薄,很有弹性。饺子馅是关键。单是馅料里就有十几样东西。

我做了一盘饺子,丁尝了尝。很好吃。

但是她的嘴很大,味道不够。她赞不绝口。

但是这个饺子已经很好吃了。

当轿子来到的书房时,敲敲门。“琦君,我能进来吗?”

“进来。”传来小君齐家的声音。

他持有阮30%的股份,烈火只要他的票数超过一半,烈火这个计划就会通过。

他举起手后,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江予菲身上。

江予菲突然明白,他必须请她参加股东大会。

他持有30%的股份,她持有40%的股份。

只要两个人都举手赞成,计划就百分之百通过。

其他人...不用投票。是否通过由她决定。

江予菲在别人复杂的目光下举起了手。

她忍不住举起了手...她不明白这一点,但阮做出了决定,她会支持的...

“好,投票……”阮、微微一笑,又开始说别的。

会后,等人走了,起身对阮说:“我们谈股份。”

“谈什么?”阮天玲冷冷地问道。

“我最好把股份转让给你。我不需要这些股份。”

“难道你不知道吗?我一个人不能拥有超过50%的股份。”

“有这样的规定吗?”江予菲很困惑。

阮,板着脸说:“这是股份公司,不是威权企业。我拥有超过50%的股份。你认为这家公司将来有必要召开股东大会吗?”

似乎没有...

“但是我真的不想要这些股份,我不能给你,我要给爷爷。”

“随你便!”阮天玲说完就要离开。

他走了几步,然后停下来。

他回头看了她一眼,勾勾嘴唇,冷冷地说:“今晚去我家。虽然我对你不感兴趣,但我对你的身体不是很排斥。”

"..."江予菲很愚蠢,不理解他。

“怎么,你不想吗?”阮天玲危险的眯起眼睛。

“我为什么要去你那里?”江予菲皱眉问道。

阮、恶声恶气的说:“我们的约还没有完。你还是我的奴隶。”

“没有终止吗?上次你不是……”

“我只是让你离开,没说协议无效!你是我的奴隶,我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对吧?”

也就是说,上次他心情不好的时候,让她离开他的视线。

作为奴隶,她只能摆脱...

然后他心情好了,她又可以回家了。

江予菲没想到他会留着它,但她不能再做他的奴隶了。

“协议无效,我不想继续。”她淡淡道。

阮天玲的眼神突然变得阴寒,他慢慢的靠近她,用纤细的手指轻抚着她的脖子,然后捏了捏她的手指——

“你说什么?”他眯起眼睛,厉声问道。

江予菲背靠着会议桌,扶着桌子的边缘。

“我说协议无效,我不想继续做你的奴隶!”她盯着他说。

阮天岭手劲大减,江予菲的呼吸突然被打断。

“你知道我有多少种方法可以对付你吗?”他走近她,从后面看,他们的身体重叠而暧昧。

但他对她的所作所为非常危险。

江予菲感觉到他全身都产生了杀意,她慌张的眼睛闪了一下。

他的衣服是完整的,烈火但她是...慌张的...

*******************

在梦里,烈火梦见她和阮。

没有任何阻碍或误解,他们在一起了...

但她并没有感到高兴,反而心里难过,莫名其妙地哭了。

悲伤如此强烈,两行泪水真的从她的眼中滑落。

她从悲痛中醒来,喉咙被堵住了,仿佛经历了一场心碎的哭泣。

江予菲撑起疼痛的身体,擦去眼中的泪水,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哭。

真奇怪,她怎么会感觉这么糟糕...

卧室里只有她一个人。在黑色的丝绸床单上,昨晚有爱和快乐的痕迹。

空空气中也有阴~腐的味道...

江予菲抓起被子盖住她赤裸的身体,脸红了,火辣辣的。

她不是害羞,而是一种莫名的羞耻感...

今天,她真的很奇怪,所以她有一些奇怪的感觉。

不知道阮去了哪里,下了床,去卫生间洗了个澡,然后裹着浴袍走了出去。

却不想阮天玲已经回到了卧室。

“我刚进来的时候没看见你。我以为你走了。”阮天玲走上前,搂住她的身体,低声说道。

江予菲的心悸感动了。“我说我给你十天时间。时间到了我才走。”

阮天玲突然吻了她的嘴唇,他不想听她说这些话。

又湿又热的吻慢慢结束了,他更加拥抱她,温柔地宠着她。“我已经准备好了你的衣服。换完衣服我们下去吃早饭好吗?”

江予菲看了看白色的欧洲法院时钟。已经是中午十一点了。

他们没有吃早饭,他们吃了午饭。

“好。”她轻轻点头,很听话。

阮天玲忍不住又吻了她的唇,然后放开了她。

他为她准备了很多衣服。

从内衣到外套,连鞋袜都装备齐全。

而且尺码合适,就像她自己试穿一样。

江予菲穿上衣服,但他的心很感动。

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她自己知道自己的尺寸之外,另一个最清楚的人是阮。

他知道这完全是因为他的仔细观察...

江予菲穿上浅蓝色的连衣裙,扎好头发,下楼和他一起吃饭。

桌子上所有的菜都是她最喜欢的。

阮、亲手给了她一碗汤,把汤给糟蹋了。“快吃,告诉我你想吃什么,我让他们再做一次。”

江予菲看了他一眼,拿起筷子准备吃饭。

“先喝汤。”阮天玲握住她的手。

江予菲把筷子放在一边,拿起勺子舀了一勺汤喝。

“好不好?”阮天玲笑着问。

江予菲点点头:“还不错。”

“那就多喝点。”

她乖乖地喝了一整碗汤,才开始吃饭。

在吃饭的过程中,阮不停地给她夹菜,但她吃得不多。

“我今天要去公司,不能和你出去玩。过两天我有时间。你想去哪里?”阮天玲搂着她问道。

江予菲看着他。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他怪怪的。

“我影响你工作了吗?”她无奈的问他:“如果是,烈火我还是出去等你吧。”

阮,烈火不答,微微一招手:“你过来。”

江予菲迷惑不解地站起来,绕着桌子向他走去。

他抓住她的手腕,扯下她的身体,她突然坐在他的腿上。

阮,把她有力的胳膊搂在腰上,另一只手托起下巴,深情地看着她:“亲我一下,我就专心干活。”

"..."江予菲还没有开口,他的嘴唇被他堵住了。

他的吻又热又霸道,江予菲的头被他压着,无处可逃...

只是一个吻,但他失去了控制。

江予菲的裙子被他撩起来了,他滚烫的手摸着她白皙的大腿,慢慢地往上走。

“别这样……”江予菲避开他的吻,停止了呼吸。

那个男人的吻顺着她的下巴飘到了她纤细优雅的脖子上。

他的手已经伸进了她的小裤子...

“严!”江予菲不好意思握着他的手,看上去有点生气。

这是办公室,他能不能不要乱来...

阮,抬起头来,她的眼睛又黑又吓人:“宝贝,你能把它给我吗?!"

江予菲的心跳突然变得混乱。“没有...啊,你在干什么?”

他把她扔了过去,用他强壮的手臂抱着她,大步走向里面的休息室-

阮、平时熬夜工作,睡在这里。

这将使他更容易做他想做的事...

江予菲不能停止或抵抗。阮就像一只饥饿的野兽。没有人能阻止他享受美味的一餐。

江予菲昨晚才被折腾了一晚上,现在已经折腾了一个多小时了。最后她累了,睡着了。

剧烈的运动让她的额头渗出了很多汗水,湿了头发。

阮天玲靠在她身上,看着她熟睡的脸。他的眼睛是黑色的,没有一丝温度。

“怎么办,你好困惑...我放不下……”

阮天玲眼神幽幽,看了她一会儿,他慢慢起身穿上衣服。

睡了几个小时才醒,忽然看见阮、两眼含笑。

“醒醒?”他坐在床边,温柔地看着她。

“嗯。”江予菲淡淡的应了一句,她想撑起身子,阮天玲的身子突然倒了下去。

看到他火辣辣的眼睛,江予菲警告说:“我要起床了。”

“等一下。”男人的吻落了下来,纠缠着她再吻,这还不够。

他的手抚摸着她光滑的身体,滚烫的手掌走到哪里,都能点燃她体内的火焰。

江予菲的身体很软,她想推开他。

“于飞,给我,嗯?”

“不……”江予菲反抗了,但是反抗无效。

阮一条腿抬高了,没有给她反抗的机会,直接溜了进去。

江予菲咬着嘴唇,发出一声闷哼,感觉有些不舒服。

停止挣扎...

她看着他那双黑黑的,深邃而复杂,没有任何波动的眼睛,突然变得迷茫起来。

阮天玲这个样子,为什么她会觉得有些奇怪?

我从公司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阮天玲虚弱的搂着她,烈火向他的车走去。

坐在车里,烈火江予菲靠在车门上,身体虚弱,脸色苍白。

相比之下,饱腹感的男人精神饱满。

“你想吃什么?”他系好她的安全带,问道。

江予菲想说她什么也没吃就直接回去了,但她害怕她回来后他会继续和她乱搞。

她只好淡淡地说:“随便,你说啥吃啥。”

阮,想了一会儿,说:“我们去水馆吧。那里的海鲜不错。”

江予菲没有意见,他们很快去了水上餐厅。

水上餐厅其实是河上的游船。

在游轮上吃饭,不仅可以欣赏沿岸五彩缤纷的夜景,还可以享受乘坐游轮的乐趣。总之是一种浪漫的用餐方式。

邮轮分两层,楼下消费低一个档次。

楼上的消费价格贵一倍。

但是环境很好,人也不多。

坐在窗边,阮田零让江予菲点菜。

她随便点了两个,阮、点了其余的。

与此同时,李明熙穿着黑色西装走了进来,英俊而优雅,像一个王子。

紧随其后的是沉默寡言的盛迪。

萧郎的眼睛是黑白的。如果你仔细看,你会发现他的眼睛里没有光,看不见他的眼睛。

“这里的食物不错。我今天请你吃饭,你明天请我吃饭。”李明熙拉着他,走向他们预定的桌子。

在外人看来,她是抱着他,其实是一边走一边抱着他。

照顾好萧郎,坐下。李明熙也坐了下来。

她环顾四周,笑着说:“今天人不多,够安静的。”

萧郎的嘴角保持着淡淡的弧度,他不说话,很安静。

突然,李明熙看到了和阮。

她高兴地打招呼,突然想起和阮是水火不相容的,就忍了下来。

但是阮已经看到了他们。

看到萧郎,他的脸很冷,那个人是他这辈子最想杀的人!

阮田零拿起酒杯来,喝了一口,把江予菲扶起来说:“我遇见一个熟人。我们去打个招呼吧。”

江予菲顺着他的视线往下看,脸色微微变了变。

萧郎为什么在这里?

“我们不去了……”她下意识地说。

阮天玲有界地看着她,目光如刺。

江予菲解释说:“他在和明溪妹妹约会,我们不要打扰他们。”

“没什么,再说,如果表哥真的找了男朋友,我该不该去打个招呼?”阮天玲笑得很深,但眼神冰冷而犀利。

他带着江予菲迈着坚定的步伐向他们大步走去。

李明熙和盛迪都注意到了他们,他们既紧张又警惕。

“吃饭呢?”阮天玲走近他们,冷冷地问。

听到他的声音,萧郎平静的表情略有波动。

“是的,我们在吃饭,你吃完了吗?”李明熙笑着问。

她说你,萧郎马上转过头,江予菲来了?

阮田零见他的举动,冷冷冷笑道:“我说表哥,你不觉得跟一个又聋又哑又看不见的瘸子吃饭很无聊吗?”

这几天,烈火对阮几乎整天游手好闲感到厌烦…

他们不能等待时间永远停止。

但最无情的是时间,烈火终于到了他们约定的那一天。

今天是他们约会的最后一天。

过了今天,没有人知道他们在一起还是分开。

当一大早醒来的时候,他睁开眼睛,看到阮还没有起床。他侧身盯着她,似乎看了很久。

江予菲撑起身体,淡淡一笑:“早上好。”

阮,走过来吻了吻她的唇,妩媚地一笑:“早上好。”

掀开被子就要下床,阮拍着她的肩膀不让她动。

他下了床,直接抱起她,向浴室走去。

江予菲迷惑不解:“你打算怎么办?”

阮,微微一笑:“我等你洗。”

“不用,我自己可以。”

“让我练习,这样我以后就可以好好照顾我们的孩子了。”阮天玲直接脱口而出。

江予菲的身体突然僵住了...阮,知道自己说错了,抿了抿薄唇,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让我失望,我自己来。”江予菲低声说道。

阮天玲没听她的。他把她抱进浴室,像以前一样帮她小心翼翼地洗漱...

如果不是因为深爱,他根本不会为她做这些事。

即使是演戏,他也不会这么做。

他真的爱她,舍不得她,所以才会付出这么多。

江予菲没有拒绝他的努力,但她自私地接受了,因为拒绝只会更加伤害他的心。

阮、帮她拉上裙子的拉链,拢拢长发,最后帮她穿得整整齐齐。

江予菲抬头看着他说:“让我帮你穿上衬衫。”

阮,两眼放光:“好。”

阮的衬衫都是阿玛尼的牌子,很多都没剪过。

江予菲选择了一件全新的衬衫,剪掉了标签,站在他身后等着他伸出手。

阮天灵的两只胳膊伸进袖子里,江予菲把衬衫穿上,然后绕到他身边。

她穿上他的衣服,固定衣领,一个接一个地扣上铂金纽扣。

她这样做的时候很专注,下垂的睫毛很柔软很好看。

阮天玲用深邃的目光看着她,眼里流淌着她没有看到的悲伤。

扣好衬衫扣子后,江予菲抬起头笑了:“好的。”

阮天玲突然抬起下巴,吻了吻她的嘴唇...

良久,他放开她喘着粗气,笑道:“今天我们出海玩吧。”

“不上班?”

“不,今天是你我的日子。”

江予菲点点头:“好。”

他明天就要走了,今天说什么他就做什么。

想到分离就在眼前,江予菲眼神暗淡,眼里也是浓浓的悲伤。

阮天玲修长干涩的手紧握着她的五根手指,紧紧地抱着她,带着她走出了卧室...

江予菲跟着他,看着他漂亮的鼻子和完美的侧脸,还有他宽阔的背,试图在她的脑海中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

她理解他这十天的努力和他的心。

她也想和他在一起,永远不离开...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