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乐渔体育(中国)股份有限公司----宠婚新妻(1/44)

乐渔体育(中国)股份有限公司 !

南宫流星听了罗素的话,宠婚新妻宠婚新妻猛然抬头。

他看到了罗素略带漠然的微笑,宠婚新妻宠婚新妻眼里闪过一丝神秘的光芒。

这几天,他一觉醒来,变得焦躁不安。起初,他真的很不安,但后来他纯粹地尝试了罗素。

他认为罗素是如此强大,但他没想到她会如此强大。

他一直想达到她的底线,但还没到她的底线,他就要痛死了。

罗素会选择对他坦诚相待,也是因为她知道,被称为南宫世家小天才的南宫流星,不会这么愚蠢。

南宫流星茫然看了罗素一眼:“你敢杀?”

罗素慢慢回头看了一眼:“如果有必要的话。”

“你!”南宫流星哽咽了,咳嗽起来。

他真是从未见过如此大胆的人!所以不要把龙凤战队放在人的眼里!

罗素漫不经心地瞥了他一眼。最新章节的全文阅读

南宫流星深深叹了口气:“我真的说服你了!”

昨天他以为罗素会来救他,但她没有来。他以为他妈会拉她,她妈没去。他原本以为经过昨天的事件,大家都会对罗素有恶感,但结果还是没有...

这就是南宫流星真的很郁闷的原因。

罗素心情不好地对他说:“听说你是龙凤家可爱无敌的小三,不过现在一点都不像了。”

南宫流星气闷的瞪着罗素,尴尬的转过头去,不理她。

罗素淡淡地笑了笑:“接下来,你要忍受五次治疗才能见到我。”

南宫流星眼前一亮!

“但如果你想永远见不到我,你可能就得离开龙凤会的人,因为我想住在这里。”罗素对他微笑。

看到南宫三小小的愕然暴怒,又气又不敢气,罗素真的觉得浑身舒服。

“我恨你!”南宫三小气鼓鼓的说道。

"我不希望忘恩负义的人喜欢被宠坏的小鬼。"罗素哼了一声,她打了注射器,针头贴近南宫流星的大脑。

“喂,你干什么!”南宫流星看到罗素诡异地笑了笑,大声尖叫起来。

“臭小子,你断了喉咙就没人来救你了。”罗素像拍西瓜一样拍了拍脑袋。“行了,别装了,不疼。”

就在南宫流星额头的蓝色血管突突暴露之间,罗素的手尖倏然变成了他的蓝色血管。

当南宫三笑反应过来的时候,罗素的针已经扎完了。

看到南宫三少想说话却说不出来,还在那里酝酿,罗素气愤地说:“好了,今天的治疗结束了。”

南宫三少闷闷的声音传来,他重复了一句:“我恨你。”

罗素一点也没有受到影响。她一边慢慢收拾餐具,一边漫不经心地说:“这句话缠了这么久。”我们互相憎恨。我不想比你更想见你。对你有耐心是我的极限。如果你再敢担心,你就犒劳自己。"

罗素厌恶地白了他一眼,潇洒地转身离开了。

这个人!南宫流星颤抖着手指,愤怒地盯着罗素!

他开了南宫三少,大家都爱,花开花落,现在被鄙视成这样!!!

手机请访问:

双方迎面相遇,宠婚新妻面面相觑。

杀人犯都是傻逼,宠婚新妻在迷茫中挠头。

现在是什么情况?那些小家伙逃跑后,他们派了一些小家伙。

不是说,凶手虽然疯狂,但他的猜测极其准确!

宗玉波不是被罗素忽悠了吗?

而此刻,凶手正抱着长辈凌的头吸血,抬起头。在月光下,给人一种极端诡异的感觉。

“啊!!!"

宗玉波的团队是四年级学生,但心理承受能力比三年级差。

凶手抛弃了凌长老的头颅,站起身来来去去。

“啊啊啊!凶手!简直是杀人狂!”

宗玉波只能勉强平静下来,但是胡一帆却是全都吓疯了!

太可怕了!

他们绝望的时候就冲了出来!

一边冲一边向学院方向发出求救信号!

凶手冷静地追赶他们。

他们在前面发疯似的跑了。

一边跑,他一边骂罗素:“臭丫头!敢骗我们!好,非常好!回去就要舔她的皮!”

但现在重要的是如何出去...

不得不说宗玉波那几个人被杀人狂魔追的真的很惨。

每个人都用光了自己攒下的救命卡,尤其是宗玉波和他的傀儡玉佩。

每个人的头上都有被杀手抓住的痕迹,血迹斑斑,遍体鳞伤。

仍然是杀人狂。他刚吃饱。

他认为如果他们被屠杀,肉和血在过夜后将不再新鲜,所以请访问:

所以,宠婚新妻杀手只是带他们出去走走,宠婚新妻锻炼一下肌肉,温一下血,让他们明天的味道好起来。请搜索!最快的更新

如果宗玉波知道杀人狂魔的想法,他很可能直接崩溃。

他们被杀人狂魔折磨得痛苦不堪,想哭。

就要被吓成神经病了。

但是,他们也是致命的,因为凶手是长辈认识的。

因此,当凶手试图吃掉他们时,被长老们发现并解救了他们。

然而,经过一夜的破坏,他们已经被凶手吓疯了。

长辈发现他们的时候,发现他们蜷缩在山洞里,整个人都在瑟瑟发抖,精神几乎失常。

梁安随老者前来救援。余波变成这样,他立刻皱起了眉头。

老者圈住凶手,梁安盯着宗玉波。

“怎么让自己变成这样?我没告诉你吗?这里有杀人犯!”梁安恨铁不成钢。

梁安一直视宗玉波为妹夫,所以对宗玉波很好。

宗玉波很难过:“我们被骗了!”

然后,我把罗素的话告诉了梁安。

梁安被他的愤怒逗笑了!

“我说,你怎么非得接这个任务,原来是这么回事!你没告诉我,是因为怕我抢任务自己完成?我说宗玉波,你脑子长吗?!"梁安气得高兴。

“我……”被人猜到了真相,宗玉波说太丢人了!

“这东西要是传出去,四年级的面子都被你丢了!”梁安咬牙切齿:“臣若知此事...你等着去死吧!”

留下这句话,梁安扬长而去。

部长...宗玉波想到怕梁安的任务部部长,只觉得牙疼。

所以他决定回来后报复罗素!

长老们包围了杀人狂魔,很快就包围并俘虏了杀人狂魔。

凶手杀了凌长老。他们想杀了他,为凌长老报仇。

但我以为凶手是被一个非凡的大人抓住囚禁的,所以不敢擅自做主杀了他,只能把他关起来,等着非凡的大人回来。

宗玉波的报复来得很快。

他们回家后,怒气冲冲地跑到三年级区,才回到自己家。

初三学生冲下山,有种本能的敬畏!

“我知道罗素住在哪里!”胡一帆很生气。

“带路!”宗玉波只有这句话。

一行四人,加上宗玉波的帮手,聚集了十个人,向着罗素的别墅冲去!

罗素正在休息。

因为在森林里,新技能出现在罗素空,但是为了拯救每个人的生命,罗素的新技能透支了精神力量。

当时她什么也没说,但不代表身体没问题。

事实上,罗素现在头痛欲裂,头晕目眩,他正躺在床上休息,恢复身体的正常状态。

就在罗素最需要安静的时候,宗玉波带人来杀了他!

许多初三的人不知道罗素的队伍遇险去了森林,也不知道罗素的精神透支了。

但是-请访问:

宠婚新妻

然而于波等人气势汹汹的走了过来,宠婚新妻下意识的停在了别墅楼下。

“你打算怎么办?”牧晴刚刚照顾罗素睡觉,宠婚新妻就听到外面有动静,当即就冲了出去。

“什么?你不知道你做了什么。来,给我赶紧打!”

宗玉波有备而来。

他们每个人手里都有一根长棍子!

每个人的精神都像狼一样闪耀!

“打!”

“我负责破!”

“不管你是谁,只要停下来给我打电话,拼个你死我活!”

宗玉波很嚣张,怒吼!

昨天晚上是他一生中最痛苦最痛苦的一夜。

他必须这样发泄他的愤怒。

四年级生一声不吭就冲下来直接打电话。三年级生很生气!

你天天欺负我们,现在还敢欺负我们老板?可恶!

不知道谁喊的:“敢打我们老板苏,跟他们打!”

“是的,和他们战斗!让他们知道我们初三不容易!”

“走!”

“杀!”

“快点叫人,他们出去执行任务了!”

“对,我叫了一队!”

“我叫了二队!”

“我叫了三队!”

……

初三的学生都气得面红耳赤,急得要命要把四年级杀光!

四年级的实力很强,但毕竟人数少,三年级的人数还在增加,所以很快就陷入了人海之战,被死亡包围。

“罗素你这个小婊子!你敢诬陷我们,你就自然死亡!你给我出去!”宗玉波狂喊。

这一喊彻底激怒了初三!

你知道,罗素是他们的女神!

女神大哥被骂成这样,实在是忍无可忍!

“打!”

“杀了他们!”

“敢娶我们老大打架!”

初三的学生都红了眼睛,宗玉波的头破了,疼得眼泪都出来了。

就在宗玉波以为自己的命在今天的时候,罗素这次来晚了。

罗素走下楼梯,挥挥手,三年级学生整齐地停下了手。他们都退了三步,暴露了包围圈里的十个人。

此刻这十个人,每个人都不能乱。

全身衣衫褴褛,没有一处是好肉,不是青肿就是血肉模糊。

罗素咧着嘴对于波:“你叫我?”

宗玉波昨天和今天一起遭受的屈辱比他一生都要多。

所以他一开口,就带着些许悲伤和愤慨放声大哭:“罗素!你好!”

宗玉波一边站起来一边指着罗素。

罗素非常认真地点点头:“我知道我很好,你不必表扬我。”

宗玉波差点吐血!

罗素就这样,笑得更加灿烂了。

胡一帆指着罗素,怒不可遏。“你骗了我们!对此你怎么说!”

罗素天真而困惑:“你在说什么?为什么我一个字也听不懂?”

胡一帆连连冷笑:“罗素,别装了!你敢说你没忽悠我们送材料?你敢说你没忽悠我们被杀人犯杀?你敢说你不知道凌长老死了?”手机请访问:

罗素不解地问孩子们:“杀手?”那是什么东西?为什么我根本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脸上那种天真无邪的表情,宠婚新妻让宗玉波为成功疯狂!宠婚新妻

宗玉波直接吼了起来:“罗素!你给我的?!"

罗素突然笑了:“好吧,别跟你开玩笑了,你指的是凶手,对吗?”

宗玉波没想到罗素会承认,这让他大为吃惊。

他冷冷地哼了一声:“你终于承认了?”

罗素说:“这件事我已经向上面汇报过了,所以如果你要找,就去找吧。”

冷冷、宗玉波随即反应过来。

他反应过来,突然暴怒:“你说是举报?!"

罗素是无辜的:“你想隐瞒吗?”

就算给了宗玉波一百个胆子,他也说不出来。

宗玉波生罗素的气,眼里全是血!

“你当然要藏起来!”胡一帆还想对罗素说几句有威望的话,但他刚说话,宗玉波就打了他一巴掌。

这一巴掌直接把他打懵了。

胡一帆很迷惑,但宗玉波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这一刻,宗玉波后悔了。

他后悔自己怎么瞎跑了,但他莫名其妙地卷入了胡一帆碰瓷案,因此丢了大脸。

因为这件事,他故意刁难罗素,因而有了凶手...

为什么他觉得每次面对罗素,他总是欺骗自己?

“走!”宗玉波真的不能留在这里。如果他留在这里,他会被殴打和羞辱。罗素还透露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

上面知道杀人不眨眼的疯子很正常,但是如果发现他们故意隐瞒杀人不眨眼的疯子,故意把这个任务分发给初三的学生,后果...

宗玉波想起来就想哭。

然而,其实他真的很想哭。

他刚进学生会,想了解一下最新情况。

然而,在他问之前,安出现在他们面前。

梁安看了一眼宗玉波和胡一帆,眼中闪过一丝残忍之色。

宗玉波注意到梁安脸上有一个清晰的手印。

他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但在梁安的注视下,他们只能低着头进去。

不仅有吓到梁安的任务部长,还有上级派来的调查组。

他们调查的是凶手。

上级送下来的是严老师。

严老师对宗玉波等人进行了残酷的审讯。

审判的结果对他们非常不利。

然而,任务部长黄浚似乎与严老师有些交情。他说了几句后,严老师深受教育,转身离开。

他会如实汇报此事,但汇报时重点会转移。

至于怎么处理,不是他能控制的。

梁安盯着宗玉波的后背,咬着他的后磨牙!

这个傻逼!

这次他真的要被宗玉波打死了!

任务是他手里送的,主要责任在他!

这个时候-

“喂!”宗玉波脸上重重一巴掌。

黄浚,终于开枪了!手机请访问:

黄浚起初让人的心难以抽。

因为他的一巴掌,宠婚新妻抽的又狠又急,宠婚新妻抽的宗玉波飞出去了,撞到了墙上。

梁安的嘴角露出一抹得意的冷笑。

然而,下一秒,梁安的笑容凝固在他的嘴角,因为黄浚也扇了他一巴掌!

黄浚冷冷地哼了一声:“一群傻逼!”

梁安和宗玉波在他面前跪下,背都弯了,一动也不敢动。

黄浚的怒火最常冲向宗玉波。

“这伤怎么了?”黄浚盯着宗玉波。

宗玉波垂着头,还在思考措词,黄浚却踢了踢他的肩膀:“说!”

这一脚又把宗玉波踢出去了。

宗玉波吐出一口鲜血,才恢复了理智。

宗玉波真的想哭。

这两天他怎么了?被追或者被骂,被骂或者被打,被打或者被踢!

宗玉波再也忍不住了,再次告诉他,有一群人要去找罗素的麻烦。

“输了还是赢了?”黄浚在他的话中插入了一段冗长的叙述。

这才是他最在乎的。

”宗玉波惊呆了...迷路了。”

声音像蚊子的声音一样微弱,黄浚没有听清楚。

“大声点!”

黄浚抬起脚想踢,但宗玉波已经反应过来,大声说道:“输了!迷路了!输了!”

“迷路你还敢这么大声说话?!"黄浚更不舒服,那一脚还是踢出去的。

“咳咳咳——”宗玉波被踢得摇摇欲坠,差点没提起来。

“你敢晕倒,我就敢杀你!”黄浚盯着被踢的有些神志不清的宗玉波。

宗玉波立刻清醒过来!

黄浚冷笑道:“可是,一群三年级的兔子逆天,竟敢这样践踏四年级的面子!你们给我站起来!”

宗玉波不知道黄浚要干什么,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跟着你到初三谁输了?叫遍了。”黄浚背着手,冷冷的命令。

宗玉波知道,没有人能够阻止黄浚将要做的事情。

要知道,作为任务部长,他绝对是四年级那么多强者中的前十!

这样的高手通常都是独来独往的。他在其他人之上。如果他稍有冒犯,就会惹上大麻烦。

现在,黄浚似乎给罗素上了一课?想到这,宗玉波立刻暗喜。

于是,他立马把今天帮他一起打的伙伴卖了。

一个又一个名字从他嘴里冒出来。

向梁安使了个眼色。

梁安很快命令他下去,立即找到这群人。

这群人正在药房治疗外伤。

他们今天真的很倒霉。

嗯,我没有去用宗玉波的投入去欺负三年级。结果不错。三年级那么团结,把他们包围了,狠狠打了他们一顿!

现在他们全身都受伤了,裸露的皮肤受伤得看不见人。想想都觉得可惜。

“哎,好痛,轻轻的,轻轻的,啊!”他的一个伙伴发出杀猪的可怕叫声。

但是很快,他们甚至不能尖叫。

因为梁安很快就带了人过来。手机请访问:

宠婚新妻

亲爱的朋友们,宠婚新妻梁安冷冷一笑:“都带走吧!宠婚新妻”

这群受伤的人平时也认识梁安,所以不禁感到焦虑:“梁部长,这是为什么?”我们还没吃药呢!这是要去哪里?哦,别捏我的伤口!"

“别背着我!会压到我肚子上!”

“这是要去哪里!”

很快他们被带到黄浚,扔在地上。请搜索!最快的更新

黄浚冷冷的孩子:“你四年级就没面子了?”

大家面面相觑,一个机灵的赶紧说:“我们是帮宗玉波找场地,不是故意和初三打架,也没有下手重……”

黄浚冷笑道:“田地回来了吗?”

"...没有。”他们都低声回答。

“呵呵。”黄浚嘴里发出冷笑。“既然你丢了四年级的脸,你就要负责找四年级的脸。”

什么意思?他们不知所措。

黄浚没想到这些笨蛋会明白。他直接宣布了答案:“四年级的脸不能这样丢。去把它拿回来。当时谁在,你就欺负回去。”

宗玉波是吃了几次苦...他们是真的不敢招惹美三年级。

谁知道,黄浚说:“我给你调出后方,抵抗!”

这个,这个,这个...幸福来得太快,宗玉波都忘了反应。

黄浚没有让他们想太久,但他带着这群人下山了。

黄浚,四年级前十!

名声大振!

超强实力!

有他带队,这次初三真的很危险。

而且有黄浚带队,那群四年级的人怎么能错过找儿子的机会呢?

一二,十二,一百二...

黄浚背后的人越来越多,最后浩浩荡荡成了一个大浪。

黄浚不在乎谁跟得上,也不在乎谁跟不上。他只盯着宗玉波:“哦。”

“嗯!”宗玉波握拳!

在黄浚的带领下,四年级很快来到了山下的三年级区。

当初三又在为跑初三欢呼的时候,初三的学生突然被一大群人冲下来吓得目瞪口呆。

罗素恢复修养后,这里的第二个主要人物是王牧。

王牧黑暗的四年级学生突然心里一跳!

次要出大事!

偏偏这个时候,罗素还在恢复当中,因为精神力量的过度使用,所以没有办法动手,所以这次...

“去通知光鲜的老师和瘦高的老师!”穆青对着王木超大喊!

穆青也挤满了人。她马上点头:“我现在就去!”

然后她转身就跑。

然而她没跑多远,四年级就下来了。宗玉波一眼就认出了穆青,于是大喊:“她有份儿!”

黄浚冷冷地看了一眼宗玉波。

宗玉波得到了黄浚的目光,他哪里能忍住?立刻冲上去给了牧晴脑袋一巴掌打了过去!

“住手!”三年级的想冲,但是被四年级分开了,进不去。手机请访问:

穆青是初三的实力,宠婚新妻而宗玉波是初四的实力进入学生会组。这两者差别太大了...

但幸运的是,宠婚新妻宗玉波之前被抽过几次,体力消耗太大,没有第一次打架,被穆青藏了起来。请搜索!最快的更新

宗玉波回头一看,荀脸上狰狞扭曲的冷笑让他一下子感觉到了寒冷!

他知道自己在四年级又一次丢了脸。如果他不赶紧找回自己的脸,黄浚会亲自教自己。

想到这,宗玉波无视身体的疼痛,对穆青开了第二枪!

这一次,他的巴掌狠狠打在了穆青的脸上。

初三的学生都喘着气,初四的学生都面带得意的冷笑。

宗玉波踢了穆青一脚,把她扔了出去。

王牧双眼赤红!

“你敢!”

宗玉波嘴角勾起一抹嗜血的冷笑。

有黄浚撑腰,有什么不可以?

“还有你!”宗玉波走上三步,过去拍了王牧一巴掌。

但是王牧抓住他的手,用反手拍了一下宗玉波的脸。啪,一个清脆的声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宗玉波被一个初三学生扇了耳光?四年级,这张脸有点大...

黄浚的脸上勾起了一丝冷笑的弧度。

宗玉波气得两眼通红,捂着疼痛的脸。

这个臭小子,居然敢在黄浚面前打他的脸!宗玉波意识到黄浚绝不会放过他。

而这时候,黄迅朝梁安扬了扬眉。

梁安朝去了王牧。

很快,两个四年级的学生从左向右压王牧!

但它被王牧扔掉了。

四名四年级学生立即冲上去向王牧施压,但他们被王牧打败了。

一瞬间,又来了八个。

文焕东也上前帮忙。

但是他们根本不是四年级学生的对手,年级差距在大家面前是那么明显。

梁安看了看宗玉波。

面子,是宗玉波丢的,所以只有他自己回来,是为了找四年级的儿子。

“喂!”宗玉波给了王牧一记耳光。

这一巴掌,宗玉波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可见他吸了多少。

即使被八个人压着,王牧的身体也绊了一下,差点摔倒。

王牧嘴角流血,他突然冷冷一笑,朝着宗玉波呸了一口。

一口血混着痰直接甩了宗玉波的脸。

每个人都是。

这一切,这王牧还有力量反击回去吗?这个人真的不是一般的勇敢。

宗玉波震惊的脸,然后伸手摸了摸他的脸,擦了下来...

然后,他就疯了!

“我要杀了你!”宗玉波冲上去拳打脚踢王牧!

王牧被这么多人举起来,根本动弹不得,只能被动地承受宗玉波对他施加的一拳又一拳。

田园阳光般的痛苦,王牧的脸上却还带着微笑。

事实上,他很痛苦,但他没有大声喊叫,因为他害怕吵醒睡着的罗素。

罗素现在最需要的是安静的休息,恢复身体的精神力量。没有什么比她的身体更重要了。

只要罗素能好好休息,他就会得到更多的拳打脚踢,这是什么?手机请访问:

宠婚新妻

然而,宠婚新妻在这种情况下,宠婚新妻罗素怎么能休息好呢?

外面的噪音突然把罗素从沉睡中唤醒。

黄浚带着宗玉波一伙人,挨个打。三年级前和宗玉波打架的都被教训了一顿。现在几乎整个三年级都在生黄浚的气。

“所有的功课?”黄浚问宗玉波。

宗玉波咬牙切齿。“还没有!罗素,三年级第一名!她是罪魁祸首,但她不在这里!”

黄浚皱眉。

罗素?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他根本没听说过。

“找出来。”黄浚的耐心是有限的。

宗玉波正要发起对罗素的搜索,这时她冷冷地站在她面前。

宗玉波几乎被罗素的神出鬼没吓了一跳。

“你想吓死我!”宗玉波愤怒地盯着罗素。

罗素没有说话,乌黑而清澈的目光从宗玉波的脸上、从四年级学生的脸上、从三年级学生的脸上、从王木木青的脸上扫过,最后落在黄浚的脸上。

黄浚也皱眉。

我不得不承认这个叫罗素的女孩真的很棒。

但是黄浚总是吹嘘自己不被美所吸引,所以他对美有一种本能的抗拒和厌恶。

如果罗素看起来很普通,黄浚对她有更好的印象,但她太漂亮了...所以黄浚盯着罗素,眼里闪过厌恶的光芒。

宗玉波成功捕捉到了黄浚眼中的厌恶,心里瞬间狂喜!

既然黄浚讨厌罗素,他就不怕在报复时被人秋后算账。

宗玉波走到罗素面前,冷冷地盯着罗素:“现在只剩下你一个人了。你是想自己做,还是我帮你?”

罗素冷冷一笑:“我来帮你。”

听了他的话,罗素的手已经到了宗玉波的脸上。

不得不说扇耳光还是有些技巧的。

比如罗素,用她的泵,直接把宗玉波泵成旋转陀螺状,就像吃药一样,不停的转。

罗素从黄浚那里知道这个女孩不简单。

然而,黄浚不知道的是,这仍然是因为她的身体精神力量透支,她不能显示所有的精神力量。不然别说一个宗玉波,就是黄浚。他怎么能这么嚣张?

宗玉波在罗素面前受到了极大的羞辱。荀无奈

他眨了眨眼。

紧接着,跟随宗玉波与三年级作战的所有人都赶到了罗素。

十个人对抗罗素,一个人!

黄浚冷笑道:“让我年级第一把火赶走孔一峰,换上真实力!”

这句话充满了遐想空。

四年级的学生都哈哈大笑起来。

初三的学生都是红色的!

这不仅是对罗素的侮辱,也是对他们所有三年级学生的侮辱!

不如人就有必要丢脸吗?!

但是,初三的学生对罗素还是有信心的。

因为不久前,罗素以1比3击败了胡一帆和他们三人,现在对付受伤的十个人应该没问题。手机请访问:

如果罗素之前没有透支他的光环,宠婚新妻打败这十个受伤的人是没有问题的。

但现在的问题是,宠婚新妻别说十个人,罗素现在都在努力提一点光环。

定十个人!

黄浚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罗素淡淡的扫了他一眼,然后专心对付那十个人。

王牧这几个知道真相的人,为罗素捏了一把冷汗!

现在该怎么办?我们能期待奇迹再次发生吗?王牧密切注视着罗素。他觉得只要有罗素,就会有奇迹。

但目前,罗素的压力没有往常那么大。

不愧是四年级的学生,虽然受了伤,但是伤害还是比不上三年级的学生。

罗素的光环很少,所以需要仔细计算并控制到最佳状态。

此外,罗素手里还拿着有毒的药物。

所以

砰砰!

四年级学生不断闹翻!

十,九,八...

很快,十个人只剩下五个人了。

而且奇怪的是,这些人被扔出去之后直接倒地不起,就好像晕倒了一样。

如果是正常的话,不应该是起床冲进去继续打架吗?

黄浚伸手去拿勺子,拿起一个四年级学生的眼睛。

就晕过去了。

而且不是打掉的,是熏出来的。

黄浚眼中带着一丝不屑的冷笑。

果然,她三年级第一。

一个四年级受伤打不过学生的人,如果不依靠特殊关系,怎么坐那个位置?

四,三,二...

最后,十名四年级学生中有九名被罗素开除了。

只剩下宗玉波一个人。

宗玉波环顾四周,发现只有他一个人,脸色顿时变得煞白。

罗素冷冷一笑,毒手被拉到宗玉波的脖子上。

然而,在罗素的手接触到宗玉波的皮肤之前,他已经被抓住,冻僵了,不能再动弹了。

罗素抬起头,面对着黄浚的黑眼睛。

黄浚嘲弄道,嘴角露出轻蔑的冷笑:“用毒药?初三第一真的很神奇。你能告诉我你是怎么成为第一名的吗?一路用身体征服过去?”

罗素的脸瞬间凝聚!

她听到了很多难听的话,但她不得不承认,黄浚的话让她现在真的很生气!

“你叫什么名字?”罗素的轻度训练。

“怎么,想报仇?”黄浚冷笑,他不认为罗素有复仇的力量。

是的,她有天赋,但无论她怎么练,都不会超越自己,所以只能一辈子往前走。

罗素表情严肃而严肃:“是的,我通常会当场举报,但因为是你,我暂时不能举报,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只要记住。”

黄浚听到这话,不禁笑了。“想报仇吗?好,很好,我叫黄浚,教你训练。”

说着,黄浚单手抓向罗素纤细的肩膀。

罗素的毒,宗玉波的无奈,梁安绝对扛不住,于是黄浚亲自出手。手机请访问:

在这一片混乱中!宠婚新妻

异常激烈!宠婚新妻

罗素一边攻击,一边观察每个人的健康状况!

她是唯一能看到健康价值的人!

罗素的生命价值摇摇欲坠,只剩下最后的1000英镑,被凶猛的老虎一碰就差点死掉。

经常睡觉也好不到哪里去,只剩下最后的2000。

路掌柜也好不到哪里去!只剩下最后三万了。

在他们的狂轰滥炸中,燃烧着的老虎的健康价值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丧失...现在,只剩下最后两千了!

不好!

火虎的头脑有点警觉了!

直到这一刻,他终于意识到那几个人类的可怕!

苦,坚韧,不怕死!

这些人和他们以前遇到的人真的不一样。以前的人没打几下就跑了!

火虎心里暗暗想,就算现在能杀了这些人,最后还是生不如死,最好还是走吧!

作为一个虎王,这是可耻的行为,但是生命重要在哪里去面对呢?

想到这,虎王转身就跑!

罗素冷笑道:“想跑?!往哪里跑!”

嗖嗖!

六箭射在凶虎背上!

所以火虎连续损失600点气血,只剩下2400点!

火猛虎怒!

“愚蠢的人类!如果你再打,你也会死。你不怕死吗?!"

“可是,你会比我们先死,那为什么要放你走呢?”罗素冷笑一声!

倒下的红莲还潜伏在凶虎体内,拼命的吮吸着凶虎体内的异火。就是因为这个原因,猛虎的攻击力才会越来越弱。

罗素冷笑道:“去死吧!”

说着,罗素打开了写游戏协议的墨弓,不停地射击!

雪!雪!雪!

2000健康,1600健康,1200健康...

“啊!!!"火猛虎怒!身材摇摇欲坠!

它有一种快要死的感觉...

就在那时,突然-

隆隆声-

一阵脚步声飞了进来!

为首的人,竟然是徐虎!

徐虎双手高举宝剑,怒喝道:“火虎,你在益阳杀了我,所有人都要惩罚我。现在我,徐虎,将成为老虎的杀手,伤害人民!看那举动!”

说话间,徐虎周围的人狂热起来。

他们似乎根本没有看到罗素,所以很多人蜂拥到罗素和路店老板那里把他们挤了出来!

路掌柜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他终于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老虎许!!!他在邀功!!!"路掌柜多么冷静的人,此刻也疯了!

主要是憋屈!

当时,为了他的老朋友,他救了徐虎,结果陷入了危险之中!

结果呢?徐虎跑了。

后来,罗素不顾危险冲进去救他。

在这场战斗中,罗素有多少次处于危险之中,他有多少次处于危险之中,他有多少次九死一生,有多少次...最后大家终于把猛虎砸了,结果——

这老虎在最后关头,又冲上来抢功劳了!

更可恨的是,他一直埋伏在这里,等待最后一次动手!

隆隆声-

在一场激烈的爆炸战中,宠婚新妻蜂拥而至的人群被只剩三人的猛虎杀死,宠婚新妻而带火的猛虎在最后100点留下了一丝血皮。

雪-

罗素看到许明虎手里的剑刺入了凶虎的胸膛,原力出来了!

最后100点血...噗嗤噗嗤就出去了。

最后,火虎摇晃着身体,最后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火虎,死了...

死于徐虎之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许明虎仰天怒吼,幸灾乐祸。“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杀了火虎。火虎在我手里!我亲手杀了火虎!我才是真正的虎英雄!我就是!!!"

徐虎一点也不尴尬。他完全被自己的喜悦震惊了。

还剩三个活着的人,分别是赵、和楚。他们都祝贺徐虎。

“两个小勇士!”

“少两个霸气!”

“两个小无敌!”

……

徐虎很受欢迎,他真的觉得自己不可战胜。

罗素和路掌柜对视一眼,罗素很平静,但路掌柜不可能平静!

然而,就在路掌柜准备说话的时候,另一群杂乱的脚步声冲了上来!

为什么这些人总是喜欢在结束后迟到?

而且新人中还有虎寨主。

“老虎许,你杀了火虎?!"虎公爵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要知道,作为一个城主,他是不敢和火虎单挑的,因为火虎的实力和他是一个级别的,魔兽的实力比人类高一个级别!

但是现在,徐虎真的杀死了燃烧的老虎?这是老虎公爵看到的!

有不少人是胡卡斯特兰带来的,包括他自己的警卫,不止是村长,还有听胡卡斯特兰在这里跑的胡马镇镇长,还有胡马镇云来大厦的老板。

听了胡大人的话,激动地说:“是,父王!我杀了火虎,我亲手杀了火虎,我是杀虎英雄哈哈哈——”

胡师傅如释重负地笑了:“哈哈哈哈——我的儿子胡,真不是个胆小鬼!好好好!太好了!”

旁边的人都笑着奉承:“虎父无子,是虎主拥有你!”

“少成前途无量!”

“少成是益阳城的英雄,应该大受嘉奖!”

……

虎爷听了,故作谦虚地摇摇头。“哦,不,他自己打不过老虎。他靠别人帮忙,哈哈哈哈——好运,好运。”

毕竟虎爷并没有被胜利冲昏头脑。他也知道,以许明虎的实力,是绝对不可能打赢猛虎的。

然而,在他们之间,他们给了徐虎老虎英雄的性质。

罗素冷笑着看着虎公爵故作谦虚,但她还没说话,路掌柜已经站了起来。

“他真的是靠别人帮忙!”路掌柜冷笑一声。

胡师傅满脸笑容,突然僵住了。他有些不悦地看着店主:“老路,你说的是……”

店主卢有很强的背景。他不惧怕虎王。随即冷笑道:“虎爷生了个多好的儿子!当他被火虎吓到时,他逃跑了。别人救了他。他反而把别人推到火虎面前逃走了!”

虎公爵的脸色突然变了!

掌柜没给虎主一个冷笑的机会:“让救命恩人代替他并不可恶,宠婚新妻最要命的是别人辛辛苦苦把烈焰虎打死了,宠婚新妻他居然跑回来砍死了烈焰虎,从而获得了第一等功。大家都叫他打虎英雄,哎哟,呸!”

路掌柜有点不给面子,就当面!

胡师傅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因为如果路掌柜说的是对的,那么他口中这个无情无义的人……就是他的儿子徐虎!

不仅虎爷震惊了,其余的人也震惊了!居然看着店主,一时间都瞠目结舌,不知道怎么反应过来。

胡大师在益阳市占优,但路掌柜也不是闲人。

徐虎怎么能让自己背负这样的名声呢?随即冷笑道:“路司库,你不喜欢我没关系,但你不能这样污蔑我!你这样欺负一个年轻球员有意思吗?!"

路掌柜简直怒不可遏:“我欺负你了?!我正坐在生命的尽头。我从来不黑不阴。没想到老了,老了,却被你小子阴了。你太可怕了!”

虎爷一看,肯定是放假了,而且和陆掌柜关系很深,很多年了,就赶紧说:“陆哥,肯定是误会了,可能你看错了。”别担心,别担心,我们坐下来说..."

“错了?呵呵——”路掌柜直接冷笑,“如果这种事发生在别人身上,你说我眼力不行,我可能就错了。可是,你家小侯爷直接对我阴了,你说我错了?!虎爷,你这一辈子光明磊落,我怕你的名声毁在你儿子身上!”

胡老爷顿时尴尬起来。

“你怎么说话!”市长盯着店主:“绍尔之主怎么能做这种事?还有,虽然你是鹿鸣餐厅的店主,但你不能这样和公爵大人说话,对吗?俗!”

店主憋了一口心中的怒火:“呵呵!徐虎,你也不认识这个,是吗?!"

徐虎装可怜,装委屈:“路司库,你这么恨我?我做错了什么?你恨我到在这么多人面前抹黑我?我杀了燃烧的老虎!我为什么要杀死一只凶猛的老虎?我尽力了。有多少次是危险的,有多少次是九死一生?我有多努力多努力?我打架多久了?我什么时候曾经半途而废过?我帮你安排了什么?你有证据吗?你刚刚诽谤我!!!"

路掌柜胸口憋了不少气!但是我放不出来!

他从来不说谎,说的都是吐槽和钉钉,可现在,别人都不相信他了!不但不相信他,还反过来指责他?!

而且,他真的拿不到证据!

路掌柜的胸口起伏不定,他真的生气了!

常眠怒极,却没有证据。

这时,罗素带着淡淡的微笑看着徐虎:“如果我有证据呢?”

“哈哈哈哈,你有证据吗?你能有什么证据?”许明虎冷笑一声,“好!如果你真的能拿出证据证明我坑害了路掌柜,证明我最后跑回来抢了第一个杀的,那我就……”

徐虎指着身后死去的燃烧着的老虎:“那就让这只燃烧着的老虎起来吃掉我吧!宠婚新妻”

低头看着虎目徐的眼睛看着火虎——

她试图嘲笑。火虎死了。她怎么能起来吃你?

然而,宠婚新妻她的眼睛却微微一怔!

上帝-

火虎真的是火虎!

明明看到老虎徐杀死了之前那只凶猛的老虎,而且它的血已经完全消失了!

但就在刚才,当罗素在徐虎的提醒下去看火虎时,他清楚地看到了——

火虎顶上有血!

虽然健康值涨的很慢,三点五点涨,但毕竟也涨啊!

正是因为他的健康值恢复极其缓慢,所以在场的所有人,包括虎王在内,都没有发现凶虎复活了。

这一刻,罗素非常庆幸自己的眼睛有能力看到健康的价值!

这个技能简直太好用了!在家旅游,杀人,查神必备技能!

罗素看着站在凶虎嘴前的徐虎,嘴角扬起一丝淡淡的弧度:“你刚才说什么?”如果我能证明,就让烈焰虎复活,吞噬你?!"

“可以!”许明虎冷笑着盯着罗素,一副你能忍我的架势。

有多嚣张?有多嚣张?

在罗素,我想到的是他以前下山时说的话。

你和你的朋友,我杀一个,我杀一对!

给我一个机会,我会毁掉你的整个家庭!

在罗素你不能没有我!

罗素深吸了一口气。她和徐虎表面上似乎和好了,但实际上他们已经水火不容了。她真的害怕有一天徐虎会捉弄北辰晏子!

店主徐虎做了什么...这个人没有底线!

想到这,罗素已经下定决心了。她冷笑道:“很好,要证据吗?”证据在这里!"

罗素有水晶记忆果!

这个果实记录了她和南宫刘芸过去的点点滴滴,所以当她来到众神之巅的时候,并没有把这个水晶记忆果实放在空房间里,也正是因为这样才没有被毁掉。

罗素手里没有其他水晶记忆果实,只有一个。当时,观火的老虎非常厉害,罗素想记录下来,以后好好研究它的动作。

没想到现在这种用处。

罗素冷笑一声,手臂一挥——

突然,一道白光闪过,山坡上出现了一个投影。

罗素使用快速打法。

原本将近半个小时的战斗,在两分钟内打完了,但是这两分钟,就足以恢复当时的一切,就足以证明徐虎说的是假的!

因为他真的推了路掌柜,以至于路掌柜被抓了!

的确,他跑了。

的确,他在最后一刻冲了过来,结果是一只凶猛的老虎!

水晶记忆水果-

即使在众神之巅,能记录图像的水晶记忆果也是非常稀有和昂贵的。没人想到罗素会有它,而且它刚刚被录制下来!

这个事实,就像一个巨大的巴掌,狠狠的拍在了老虎的脸上。

但是,就像掌柜说的,虎爷的英雄活了一辈子,也老了,却没想到被儿子坑成这样!

当时,宠婚新妻他的脸优柔寡断,宠婚新妻模糊不清,忽明忽暗,铁青一片。

他身后的人本来想帮徐虎说话,但是面对绝对的事实……你还能说什么?没什么好说的——

许明虎也是呆愣。

他不相信地看着墙上闪现的图像,不相信地看着罗素,不相信地咽下口水...

真可惜!

好尴尬!

而让他处于如此尴尬境地的,正是罗素!

想到这,徐虎用一种喷火的眼神盯着罗素:“小贱人,你敢骗人?”!我会杀了你——”

说着,虎爷徐手里挥舞着宝剑,就要向扑去!

路掌柜几眼都是一变!

他们三个因为猛虎已经疲惫不堪,不仅精神力量透支,精神也严重透支,根本发不出力气——

徐虎,多毒啊!

然而-

许明虎这一声大吼,却是逐渐恢复了火猛虎的清醒过来!

罗素注意到火虎这次的生命价值不是真实的,而是虚构的...它不应该真的恢复生命,但是-

“嗬!”

火虎怒吼!

胡师傅立刻变了脸色。他冲着徐虎喊道:“快跑!这是火虎归来!”

天哪!火虎有回光返照的能力!

在场的人,只有曾经与火虎生死搏斗的虎爷知道!

然而,虎爷忘记了...他忘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火虎怒吼了起来,只一瞬间,当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它就要吞噬火虎了!

徐虎...不见了...

大家都难以置信的盯着这一幕!

他们根本反应不过来!

徐虎站得很好,下一秒就被燃烧的老虎吞了下去。你知道吗,燃烧的老虎死了!

此刻,每个人的脑海里都会想起徐虎以前说过的话。

他说,如果你能拿出证据证明我有罪,那就让燃烧的老虎吃了我吧!

然后,罗素拿出证据证明自己有罪,燃烧的老虎真的跳起来吃了许明虎!

人们下意识地看着上帝!

天堂在看着他们?

反应最快的是虎爷。当他看到许明虎被吞噬的时候,他的身体已经爆炸了,瞄准了凶猛的老虎,他的剑被狠狠劈走了!

快如闪电!

点击-

罗素看到了凶虎额头的健康价值,在这把剑下,它就像流水一样——

火猛虎的额头,直接劈成了两半!

“徐的儿子!!!"

吼了一声,虎爷赶紧跳了!

他的力量如此之大,以至于他立刻沿着凶猛老虎头顶上的伤口向两边撕掉!

罗素看着失去冷静理智的老虎公爵,心里暗暗欢喜。看来不管徐是什么坏虎,血浓于水的虎城主对他还是充满了期待和保护的。

幸运的是,她没有杀死许明虎,而是那只凶猛的老虎。不然恐怕真的要和虎爷正面交锋了。

“他还没死……”一直躲在火虎身体里,吸收着不同火焰力量的堕落小红莲,悄悄地把信息反馈给了罗素。“你想杀了他吗?”

“是的。”罗素没有犹豫。

徐虎和她的敌人已经结了很深的婚,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