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章 顶尖论坛445449|中国有限公司----第一郡主(1/93)

顶尖论坛445449|中国有限公司 !

这么一想,第郡主第郡主小乔轻松了不少,第郡主第郡主埃文有个很喜欢的女人,怎么可能真的喜欢她呢?

我就是不喜欢她。

她同意嫁给他,因为彼此不必付出感情,也不会有责任和压力。

所以她才同意嫁给他。

但是电话那头的李明熙相信了云起莫的话。

李明熙很欣慰。“埃文,虽然Jojo比你大,但是有很多小毛病,有点脾气。你以后要多包容她。”

“我会的。既然选择了她,我就用心对待她。”云起莫一本正经地说道。

小乔看到自己说的话一本正经,差点笑出来。

他看起来很诚实,但他撒谎时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李明熙更开心。

她跟他说了几句话,又让莫把电话给小乔。

“嘿,妈妈。”小乔接过电话。

李明熙问她:“你确定要嫁给埃文吗?”

小乔点点头:“好的。”

“不会后悔吧?”

“不。”小乔真的不在乎婚姻。

如果你不期待,你也不会在意。

李明熙说:“既然你下定决心了,我和你爸爸就祝福你。至于什么时候结婚,你可以自己决定,但是你得回来参加婚礼。”

“嗯,我知道。”

又说了几句,母女俩就挂了电话。

莫兰笑着说:“太好了,Jojo以后就是我的半个女儿了。你出生的时候,我姑姑很喜欢你,想请你做我媳妇。没想到这一天。”

小乔很尴尬。她太年轻了,莫兰阿姨有这个想法。

云朵也笑着说:“我也幻想过让乔乔姐姐做我嫂子,愿望实现了。”

云千点点头:“其实我也想过。”

小乔更惊讶了。

他们都想过?

埃文有没有想过娶她?

不,他肯定没想过。他说他有喜欢的人,都喜欢了十年。

小乔田小跑空了一会儿,没注意他们说的话。他听了齐的话,说:“今天让人把房子翻修一下。我想尽快结婚。”

莫兰点点头。“这没问题。Jojo,等会让evan带你逛逛,你就可以住你喜欢的房子了。”

小乔点点头:“好的。”

“来,我们现在就去看看。”莫拉着她的手,起身带她出去。

他一出去,小乔就收回了手。

“你刚才跟我妈说话,撒谎的时候也没眨眼。”她取笑他。

齐墨韵看着她,笑了:“我真的在和我姑姑说话。”

小乔轻笑:“对,你是‘真心’,你不是‘真心’,我妈肯定会看出问题的。”

齐墨韵只是笑笑,不再谈论这个话题。“家里还有很多房子。看你喜欢哪个。”

“你家真大。”

“嗯,我爷爷打算让他的后代住在这里。但舅舅家还是想一个人住。”

祁瑞森他们的新住处很大,但没有这里大。

但是他们的房子是祁瑞刚买给他们的。

小乔跟着他逛了一会儿,选了一个小白别墅。

别墅顶端是蓝色圆顶。

似乎所有的委屈,第郡主痛苦,第郡主不好的回忆都消失了。

只剩下最原始最纯粹的美。

所有这些美丽都是通过她明亮的眼睛传递的。

南宫乐山进来的时候,看到了她那双明亮的黑眼睛。

她的眼睛似乎是夜晚最明亮的星星。

南宫乐山眼里闪过一丝得意。

贝贝抬头看见了他。她笑着说:“南宫大师,你怎么来了?”

那个男人走到她面前,他还穿着拖鞋。“如果你叫醒我,我会顺便来。”

贝贝很尴尬。“不好意思,我好激动。”

南宫乐山在她身边蹲了下来。他盯着正在绽放花瓣的昙花,低声说:“没关系。只是没见过昙花开花。”

贝贝期待的问:“好看吗?”

“嗯。”

“我也全都录下来了,明天给南宫爷爷看。”

“也许他现在就想看。”

贝贝惊愕,“现在?但他还在休息。”

“他晚上经常睡不着,走吧,我们给他看看。”

贝贝点点头,“好吧!”

于是两个人各抱一个花盆,走出花棚。

昙花完全开花需要一到两个小时。

他们有足够的时间给老人看。

果然,南宫文祥没有睡着,但是贝贝只是在门口轻轻地叫了他一声,里面就有事情发生了。

贝贝推门进去了。卧室里只有一盏台灯。

南宫文祥疑惑地看着她,贝贝神秘地笑了。

“南宫爷爷,昙花刚开,还没开完。你想看吗?”

南宫文祥微微一愣,“拿来了?”

“嗯!”

话音刚落,南宫乐山拿着两盆花走了进来。

他还打电话到南宫月如和萧则新一起观看。

然后全部被两盆花包围。

很多人几乎没见过花开,更别说昙花了。

对他们来说,亲眼看到花开是非常好的。

当南宫文祥看着它的时候,他非常有活力。

而昙花也没有辜负他们的期望,全部绽开,非常茂盛。

贝贝两眼放光,“多漂亮。难怪有人说它短命的时候最美。”

南宫如月阁

章节不全?请阅读完整章节或访问地址:% 66% 65% 69% 73% 75% 7a % 77% 2e % 63% 6f % 6d。

星星,星星,星星,星星

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

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

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

星星,星星,星星,星星

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

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

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

星星,星星,星星

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

星星,星星,星星

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

贝贝没去过,第郡主但她很期待。

更神奇的是,第郡主南宫文祥没有拒绝它。

事实上,他已经离开城堡很久了。

现在天气很好,适合出来。

他们低调的去了自然园,没带多少保镖。

贝贝到了才知道有多大。

乍一看,这里种了各种蔬菜和树木,还有鱼塘。

来这里的人,如果想吃,自己选食材,送到厨房。

贝贝兴奋地想去钓鱼,而南宫月如和萧泽新则推着老人四处张望。

南宫乐山和贝贝一起去钓鱼。

贝贝不会钓鱼,一直在向他学习。南宫乐山愿意教她。

但是鱼塘附近的风有点大。

钓了一个多小时,贝贝觉得有点晕。

“阿啾——”她忍不住打喷嚏。

南宫乐山转过头。“感冒了?”

“应该没有。”贝贝接了,发现彩车动了,忙着收线。结果没有带钩的鱼空空。

她忍不住抱怨,“鱼被我吓跑了。”

南宫乐山突然拿起鱼线,钓到一条大鱼。

贝贝盯着鱼羡慕地说:“一定是我吓跑的那条。它是我的。”

鱼突然出现在她面前。

鱼很大,尾巴不停地摆动,把水溅了贝贝一脸。

她下意识地躲开,伸手去挡:“你干什么?”

南宫乐山故意逗她,“你没说是你的,我还给你。”

鱼尾扫了贝贝一脸。

“我不要,拿走吧……”

她起身后退了一大步,突然踩了空。

“小心!”南宫乐山用眼睛和手抓住了她。

贝贝惊慌失措,以为自己会掉进鱼塘,却在惊心动魄的一刻被南宫乐山抓住了!

贝贝的尸体被拉过去了,重重地撞在了他的胸口。

这不是重点。关键是她的额头刚刚碰到了他的嘴唇...

男人的嘴唇柔软而滚烫,带有很浓的阳刚气息。

贝贝的身体瞬间僵硬。

南宫乐山也愣了一下。

在嘴唇下面,贝贝的皮肤光滑而温暖,而且

章节不全?请阅读完整章节或访问地址:% 66% 65% 69% 73% 75% 7a % 77% 2e % 63% 6f % 6d。

菲菲菲菲菲菲菲菲菲菲

菲菲菲菲菲菲菲菲菲菲菲菲

菲菲菲菲菲菲菲菲菲菲菲菲菲菲菲菲菲菲

菲菲菲菲菲菲菲菲菲菲菲菲

菲菲菲菲菲菲菲菲

菲菲菲菲菲菲菲菲菲菲

菲菲菲菲菲菲菲菲菲菲菲菲

菲菲菲菲菲菲菲菲菲菲

菲菲菲菲菲菲菲菲

菲菲菲菲菲菲菲菲菲菲菲菲

菲菲菲菲

菲菲菲菲菲菲菲菲菲菲菲菲菲菲

飞飞飞

第一郡主

这一天,第郡主他们在自然花园里玩得很开心。

我们回去的时候,第郡主大家心情都很好。

南宫文祥看起来好多了。

南宫乐山觉得也许他们应该经常来这里参观。

生活不能只挣钱,偶尔也需要娱乐放松。

回去的时候是贝贝和南宫乐山在一辆车上。

他们两个坐在后排,贝贝一直享受着自然花园里的一切。

“那里的鱼真的很好吃,所以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鱼。而且蔬菜和火鸡很好吃。”

“真的有那么好吃吗?”南宫乐山问道。

贝贝猛点头。“你不觉得吗?我觉得这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食物。”

那人笑着说:“城堡里的厨子是不是不如这里的厨子?”

“不是厨师,是食材。这些成分没有被污染,都是纯天然的,所以味道很好。”

“但是城堡每天的食材都是这里供应的。”

“啊?”贝贝傻眼了。

南宫乐山道:“你在城堡里吃了不少。没想到你什么都没吃。”

“不,城堡里的食物也很好吃。不知道为什么,在这里感觉好多了。”

“那是因为很多食材都是我们自己挑的。”

贝贝的眼睛亮了。“是的,一定是因为这个我才觉得好吃。”

“其实我也觉得比城堡好。”南宫乐山突然说道。

贝贝忍不住笑了。

那两个人有默契的感觉,让她无法控制嘴角的微笑。

南宫乐山看到嘴角两边的梨涡突然觉得很可爱。

为什么他之前没发现她那么可爱?

像洋娃娃一样可爱,人们迫不及待地想收集它。

就在这时,南宫乐山的手机响了。

电话是冷歆打来的。

南宫乐山相连。“嘿,冷心。”

贝贝愣了一下,看着窗外的风景。

冷心关切地问:“你最近还好吗?”

“没什么,怎么了?”

“我听说了,我听说你爷爷身体不好。那天,你是因为这个回去的吗?”

“是的。”

“你当时为什么不告诉我,让我去看看他老人家。”冷心笑话抱怨。

南宫乐山笑着说,“我就是觉得没必要麻烦你。但他现在好多了,你不用担心。”

麻烦...

他认为这困扰着她。

冷心感觉,他越来越当她是普通朋友了。

“真好。不过,我还是想去看看他老人家。你今天在家吗?我现在就去。”

南宫乐山下意识的不想让她见贝贝。

“他没事,你不用来了,我会把你的想法转达给他的。我今天不在家,我现在在外面。”

冷心没有深究。她很懂事,很体贴。

“好吧,那么,我下次去他老人家看看。你忙你的,我先挂了,下次联系你。”

“好。”

挂断电话,南宫乐山看着贝贝。

贝贝也看着他。

空在车上莫名其妙的尴尬。

贝贝疑惑地问:“你是因为我拒绝去城堡看望南宫爷爷吗?”

问完之后,她觉得有歧义,忙着解释。

“我的意思是,你怕她看到我会生气难过吗?”

毕竟她伤了冷心。

南宫乐山曾经是个冷心肠的未婚夫。

冷心如果发现自己住在南宫堡会很难过。

南宫乐山淡淡地说:“我只是觉得你现在不需要见面了?”

“你说得对。”

“在真相未查明之前,第郡主你最好不要见面。真相大白,第郡主就没问题了。”

“嗯,是的。”

贝贝还是觉得自己在想着冷心。

南宫乐山没有解释什么,他也不想解释。

回到城堡后,贝贝生病了。

我想这和昨晚缺乏休息有关。

现在昼夜温差有点大。她会整夜不归,加上体质虚弱,肯定会生病。

贝贝得了重感冒。

医生给她打了点滴,让她好好休息了两天。

她的病不严重,是人人都会得的感冒。

南宫月如和萧泽新来看她,萧泽新给她留了些药。听说很有效。

贝贝吃药后想睡觉。

南宫月如没有打扰她,离开房间让她休息。

贝贝喜欢抱着东西睡觉。

床边有她的娃娃,她拿着直接抱着。

贝贝睡得很香。下午,南宫乐山也来看望她。

他不好意思来,但想了很久,他决定来。

推开卧室的门,他发现贝贝还在睡觉。

当南宫乐山想直接离开的时候,贝贝突然醒了。

她迷茫的眼神与他对峙,瞬间就被惊醒。“南宫少爷……”

贝贝撑起了身子。

被子下面,她只穿了一件白色的棉睡衣。

当她走到一起时,她露出两条白皙纤细的手臂和一大块紧绷的锁骨。

而且她的卷发蓬松凌乱,像洋娃娃的头发,感觉有点毛茸茸的。

南宫乐山突然觉得她这样有点性感...

说真的,贝贝和性感根本不画等号。

但此刻,它有些性感。

南宫乐山眼睛一亮。他淡定地走进去,说:“我就是来看你的。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贝贝点点头。“好多了,谢谢。”

“没什么,我……”他还没说完,突然看见她一只胳膊里抱着一个洋娃娃。

贝贝紧随其后。她脸红了,把娃娃塞进被子里。

南宫乐山觉得她害羞。毕竟她20岁了,喜欢和娃娃睡觉。她肯定会害羞的。

但在他眼里,这没什么好笑的。

贝贝结结巴巴地说,“我只是...觉得很好,但失去它很可惜……”

南宫乐山没看懂。他笑着说:“没关系,我理解。你好好休息,我走了。”

“好。”

他走出卧室,为她关上门。

贝贝一下子缩进被子里,恨不得找个地方消失!

他看到了,她还留着他给她的娃娃,他肯定会笑话她的!

其实南宫乐山完全不记得了。他给了她。

过了这么久,他都忘了。

贝贝很害羞,见谁都觉得丢人。

然后她就真的不敢出门见人了。

每天躲在卧室里雕东西也是一种调理的方式。

但是贝贝第一部成功的作品出来了,是一只白兔。

尴尬和尴尬都抛在脑后,第郡主抱着什么就激动的找大家。

贝贝雕的兔子和真兔子一样大。

她还画过,第郡主纯白色的兔子,有着红宝石般的眼睛,不仅可爱,而且艳丽。

南宫月如看完就放不下了。

萧泽欣笑着问:“贝贝,这只兔子卖多少钱?买了怎么样?”

贝贝摇摇头:“我不要钱,你喜欢我就给你。”

“我不喜欢。你的月经刚好是兔子。”

贝贝突然说:“真的?然后把这个兔子给月经,只要月经不嫌弃就行。”

南宫月如也是不礼貌的。“那我就要了。”

“嗯!”贝贝猛点头。“其实我没做好。你很高兴喜欢我。”

“做的很好,我很喜欢。”

南宫月如讲完后,她叫仆人去拿东西,仆人很快就拿到了她想要的东西。

她打开一看,拿出一个纯金的,镶嵌着红宝石的手镯。

手链很好看,很华丽,不俗气。

但只适合年轻女孩。

她拉着贝贝的手,把手镯戴在手腕上。“这个手镯是给你的。”

贝贝接受不了。“月经,这礼物太贵了。我受不了。”

“早就对你说过,你不想让我把它给谁?而且这个手链只适合你们年轻人,我留着也没用。看你穿上它多漂亮。这个手镯是你的。”

贝贝很开心,也很感动。“谢谢,月经。”

南宫月如笑道,“不用谢我,你送我最喜欢的礼物,我也送你,我们这是礼尚往来。下次你做好东西,我就买。”

她喜欢收集这些手工艺品。

“我给你。”贝贝笑着说。

“你送我一个就够了,我以后会买的。不要对我客气。反正我不会从你这里买,我会花钱去别的地方买。”

“那好吧。”贝贝高兴地说:“以后赚钱我就不担心了。”

南宫月如真诚地称赞她:“你在这方面很有天赋,将来赚钱不是问题。”

“但我还是想当大师。”

“当然可以。”只要她肯努力,她的手艺一定会达到巅峰。

章节不完整?请百度搜索飞su中wen feisuzhongwen阅读完整章节 或访问址:%66%65%69%73%75%7a%77%2e%63%6f%6d

第一郡主

南宫乐山侧头,第郡主“这个事情还没调查清楚。查案的人看过很多次视频,第郡主发现没人给你改东西。”

贝贝微微有些讶然:“也就是说,什么都找不到,对吧?”

“是的。”

“其实,我也知道没有查清楚。如果能查出来,那一年就查出来。”

“你真的不记得有人碰过你的东西吗?”

“不记得了。”

“如果是这样,恐怕一辈子都找不到真相。”

贝贝很想说。

就算发现有什么可以挽回的,她已经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

“没关系,找不到就是找不到。”

南宫乐山微微惊呆了。“我以为你很想查出真相。”

贝贝笑了,“我很想。但是完全找不到。其实大家都觉得是我干的。”

不然怎么会找不到任何线索。

另外,谁会陷害她?

她没有任何敌人。

所以,她是一百个论据,她也知道,没有人会完全相信她没有做过。

南宫乐山抿了抿嘴唇,道:“我倒是觉得你以前干过。现在,我更愿意相信那不是你。”

贝贝错误地睁大了眼睛。“为什么?”

“直觉。”

"...凭直觉?”贝贝难以置信。

南宫乐山笑了:“还有什么?如果我的直觉错了,我也认了。”

贝贝不禁脸红了。“你的直觉是对的。真的不是我干的。我发誓我没有!”

贝贝出狱后一直在压抑自己的痛苦。

此刻,她莫名其妙地想发泄所有。

“南宫兄,我以前很喜欢你,也很讨厌冷心,因为她把你带走了,我从来没有机会。所以我很恨她,非常恨她,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真的伤害她。我最大的想法是在婚礼上愚弄她,但我没想到会这样。也许上帝惩罚了我,所以我不应该有那个坏主意。坐两年牢是个教训,我永远不会任性,也不会做错事。你知道,我一直很在乎你信不信我。现在你愿意选择相信我,而我突然

章节不全?请阅读完整章节或访问地址:% 66% 65% 69% 73% 75% 7a % 77% 2e % 63% 6f % 6d。

读完整章,请访问费

她还是会害怕或者痛苦。

所以此刻,第郡主看到她的脆弱,第郡主南宫乐山觉得可怜她,甚至有点心疼。

他情不自禁地伸手去摸她的身体,试图给她一些安慰。

突然他把她抱在怀里,贝贝惊呆了。

她睁大了眼睛,真是不可思议。

南宫乐山轻声道:“不好意思,我之前不应该不信任你。没想到你这么惨。你放心,我会查出是谁陷害你的,给你一个清白。”

"..."贝贝惊愕得说不出话来。

“至于你吃的苦,我回不去了。我只能希望你不要继续难过,能更乐观的向前。不知道怎么安慰你,怎么帮你。你能告诉我我能为你做什么吗?”

贝贝抬起头,刚刚哭过的眼睛湿润而清澈。

“不要为我做任何事!”她受宠若惊,摇摇头。“你相信我就够了。真的够了!”

“只要我相信你?”

“嗯。”

南宫乐山低声问:“为什么我只相信你?”

“因为...因为……”她说不出来,因为她还喜欢他。

“因为什么?”男人追问。

“因为你很厉害,你的信任就是权威!”

贝贝很满意自己找到了这个借口。她点点头。“是的,就是这样。你的信任是权威的。如果你相信我,就说明我是无辜的。”

“我的权限这么大?”

“是的。”

“还让你哭了?”

"...我才想起来我过去有点难过。”

“你说你当时很喜欢我,是吗?”

贝贝不禁脸红了,“怎么样...嗯。”

“现在?”

没想到他这么好打听,贝贝不知所措。

她摇摇头。“我现在不喜欢。我当时不懂事。不介意。”

男人的心,莫名的失望。

“你确定不喜欢?”

“可以!”贝贝很肯定,好像在努力说服自己。

南宫乐山叹了口气,“好了,回去休息吧,下次有进展我再告诉你。”

“好。”贝贝有点舍不得退。“南宫少爷,你也早点休息吧。

章节不完整?请百度搜索飞su中wen feisuzhongwen阅读完整章节 或访问址:%66%65%69%73%75%7a%77%2e%63%6f%6d

第一郡主

当时他甚至没有注意到她的存在。

她当时好难过。

婚礼很快就开始了,第郡主冰冷的心带着父亲慢慢走向他。

大家都羡慕又高兴地盯着冰冷的心,第郡主只有贝贝一脸的恨。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和他记得的一样。

他们宣誓的时候,贝贝突然冲上去,把瓶子里的液体扔向冷心。

结果,里面装满了稀硫酸,冷欣立即尖叫起来。

贝贝的表情是震惊、震惊、不知所措和难以置信的...

南宫乐山眼神深邃。

看来她真的不知道里面含有硫酸,不然也不会露出那种表情。

然后,他冷眼看着监控期间的贝贝。

贝贝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眼里露出了绝望的神色。

在此之前,她并没有绝望。

但是当他那样看着她的时候,她完全绝望了。

原来在她心里,他对她的看法真的很重要。

原来她那么喜欢他,那么在乎他...

很长一段时间,他以为她的爱是小女孩的爱,不是懂事的爱。

现在他意识到她的爱是真实而纯洁的。

想到这些,南宫乐山的眼神不禁闪烁了几下。

这一次南宫乐山是真的想彻底查清真相。

他想洗清贝贝的名字。

他又找了一个侦探,很有名,破案从来不失败。

他不能相信这一点,但这次他不能破案。

当然,他也没有告诉贝贝,如果不能破案,他不想看到她失望。

而且他和贝贝走得很近。

有事没事,他会靠近她,哪怕只是对她说一句话。

贝贝也变得喜欢和他说话。

我以前觉得她话不多,现在只是个八卦天后。

她几乎总是在心里说些什么。

家里几个长辈恰好都是不爱说话的人。有她在身边,家里也很忙。

事实上,现在南宫文祥的精神和色彩都很稳定,贝贝没有必要留下来做任何事情。

但是没有人提出这个问题,他也没有。

他们潜意识里都希望她一直待在这里。

因为她的存在,这个家庭充满了人气。

尤其是贝贝,是个游手好闲的人,整天折腾这个折腾那个。

每天她都会搞一些小把戏给大家惊喜和提神。

最近在空的业余时间,她也爱上了烹饪。

然而,她是个厨房白痴。她根本吃不下食物。吃了会死人的。

学了两天,贝贝放弃了做饭的想法,换了西点。

她做得更好,但她做的食物仍然不能吃。

一天,南宫乐山从公司回来。他刚走进主城堡的客厅,就闻到一股奶油味。

一定是贝贝又在做零食了。

南宫乐山去厨房,看见她在里面忙。

贝贝刚刚烤好饼干,正在上面挤奶油。

男人走过去,发现她这次做的东西看起来很不错。

贝贝见他侧着头,高兴地说:“南宫兄,这次我成功了。你想试试吗?”

“好吧,你给我一个。”他笑着答应。

贝贝拿了一块递给他,第郡主南宫乐山却直接用手吃了。

贝贝刷地板的时候脸就红了。

她试图在表面上保持冷静。“怎么?”

看着她红红的脸,第郡主南宫乐山心情很好,他小心翼翼地回答:“还不错。这次你进步很大。”

“真的?”贝贝很开心。“还是担心自己太失败,范哲昌会嫌弃。”

“范哲?”男人立刻敛去笑容。

贝贝继续在饼干上挤奶油,没有注意他的表情。

“今天是范的生日,所以我要为他做点什么。”

“你哪个学长?”

“范哲学也在n&i公司工作。当初他介绍我去公司拍广告。”

他记得。

公司宴会上,贝贝把宴会上的零食拿走,去公司给一个男的。

而那天晚上,他路过贝贝家,看到了那个人。

他一定是范哲。

“你们关系很好?”

“范哲学很善良,很照顾我。我出来后,他没有嫌弃我。他还帮我找了份工作。以前,我看不起他……”说到这里,贝贝感到非常内疚。

“南宫兄,我以前真的很坏,太任性太不懂事了。”

“你不要太谦虚。去的人比你任性的多,你什么都不是。”

贝贝以为他在安慰她,她笑了笑:“反正我以前很讨厌自己。但你说,我送饼干会不会太寒酸?”

“嗯,有点。而且你做的也不是很好吃。”

贝贝很惊讶。“真的吗?然后呢?你能把我刚刻的东西给他吗?”

更何况他还没拿到。

“你刻的还不够成熟。”

“那我送他什么?”

“我那里有些字画,你挑一幅给他吧。”

贝贝很受宠若惊。“不,你的东西很贵。我怎么能把它们送人呢?”

“不是好东西,没多少钱。挑个合适的给他就行了。”

“但是……”

“别跟我客气,反正我留着字画也没用。就是这样。我帮你包好。”

“但是真的太贵了。”

“如果太贵,照顾老人一段时间。这是你的奖励,怎么?”

说这话的时候,贝贝松了口气。

她笑着点点头。“好吧,我再呆一会儿。”

而她也傻傻的没问,要呆多久。

南宫乐山笑了。“这些饼干不错。我想带他们去喝下午茶。可以吗?”

贝贝想起他很爱吃甜食。

“你不嫌弃,我全包给你。”

“多挤点奶油。”

贝贝眨了眨眼。“我明白。”

“什么都不要说。”

贝贝忍住笑的冲动。“我明白!”

南宫乐山心情大好地离开了。

贝贝独自笑了很久。

她知道他爱吃甜食,但他为什么害怕被人知道?

其实人家知道了也不会笑话他。

总之她觉得他很搞笑。

就这样,贝贝送给了范哲一份生日礼物,是南宫乐山精选的字画。

她不知道书画贵。

范哲收到字画后,非常错愕。

君齐家根本不在乎这个!第郡主

他抓住她的手。“你说你会配合我!第郡主”

“但是……”

“你不是很诚实吗?你的正直在哪里?”

丁::“…”

我真的给自己挖了个坑,跳了下去...

丁很是尴尬。“但是我不想用你的钱。”

琦君皱起眉头:“为什么?”

她怕以后有一千个,什么都没有。

但是她不能说这样的话。

丁坐在他腿上,搂住他的脖子。“我知道你对我很好,但我不能只享受你的好。我也要努力证明自己。如果有一天你一无所有,我还可以用我的钱养你,不是吗?”

这听起来很美,一个男人会被它感动。

君齐家也不例外。

但是他的男性自尊心不允许她真的有这样的打算。

“我不会一无所有。和你在一起,我永远不会。”他会为她奋斗一生。

“我知道,我也是为了以防万一。另外,你不觉得有自己事业的女人更有魅力吗?另外,做饭是我的梦想。”

“我没有阻止你实现梦想,但你只能配合我。”

“让我先试着和亚伦合作。如果我能赚钱,我以后就和你合作。”丁想到了一个折中的办法。

俊浩还是不同意。“我和你一起工作,不是为了赚钱。”

“我知道,但我不想失去你的钱……”

“你不把我当自己人!”君齐家突然指责。

这个罪大恶极。丁不想承担这个罪名。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就配合我。”

丁头疼。“琦君,你能让我做一次吗?”

“不好。”反正他是不会允许他和其他男人合作的。

合作等。,是最容易被强奸的。

“君齐家,老公,就让我做一次吧……”丁扮演了一个杀手。

君齐家的态度很坚定,“你只能配合我。其他不讨论。”

“我生你的气!”

“我已经生气了。”

丁很无奈。“你怎么像牛一样倔强?”

琦君抱住她的身体,亲吻她的嘴唇。“这是原则问题。”

"它是如何引起原则问题的?"

“这是我的原则,我的妻子,你怎么能让其他男人来帮忙。你想干什么,我就帮你。”

丁更是无奈和感动。

有这样一个全心全意对她好的丈夫,她不应该让他不开心。

然而,她真的不想依赖阮的帮助。

她想证明自己,让每个人都知道她没有攀登阮军·齐家。她想告诉全世界的人,她有资格站在他身边。

丁突然想到一个办法,她突然开心地笑了起来。

“好吧,我不跟他合作!”

琦君眨了眨眼睛,小心翼翼地说道:“这么爽快就答应了?什么阴谋?”

丁捏了捏的脸。“你有阴谋!为什么,不相信我?”

琦君确信她是认真的,她的嘴角微微上扬。“我相信你。”

“你心情好吗?”

她不跟别的男人合作,他当然心情好。

“嗯,嗯。别生气,其他的事情我就靠你了。”君齐家也知道讨好她。

“其实你只是不想让我接触别的男人吧?”丁问。

琦君慷慨地承认,第郡主“是的。”

“嗯,第郡主那你应该记得你说过的话,其他的一切都要靠我。”

“只是不要超出我的原则。”

他的原则是不让她和其他男人有太多的接触。

丁夏楠笑笑:“放心吧,不会超出你的原则的。”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琼·齐家觉得她很奇怪,但他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丁想的其实很简单。

不让她和别的男人合作,那她就自己开餐厅,没人合作!

所以他总是无话可说...

当然,这些不能告诉君齐家。

她想回去,时机成熟了,她会在行动之后行动。

然后,他们在岛上玩了几天。

丁夏楠实在不信任徐梦瑶,怕她趁他们不在时再蛊惑古晓,所以决定早点回去。

小君齐家没有抱怨,所以他们很快就收拾行李回家了。

徐梦瑶躺在床上做b超。

古晓陪在旁边。

医生指着屏幕上的胎儿。“看,这是孩子的头、眼睛、手指、脚……”

古晓看得很认真。

徐梦瑶瞥了他一眼,笑着问医生:“我不知道这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

医生顿了顿,说了实话:“是个男孩。”

古代黎明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徐梦瑶开心地笑了。她捏着顾晨曦的手说:“天明,你听说我们的孩子是男孩吗?他一定和你一样高大英俊,善良温柔...不像我……”

说到最后,徐梦瑶很是黯然。

顾晨曦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把手从她手里抽出来。

徐梦瑶的脸无法掩盖失去的颜色...

b超结束后,顾晨曦陪着徐梦瑶回到卧室。

回到房间,徐梦瑶突然转身拥抱了他。

“黎明,对不起,我们本可以组成一个幸福的家庭。婴儿可以有父母在身边,但这一切都因为我而毁了。我要为我所做的付出代价,我不能再陪你和宝宝了……”

顾晨曦推开她,眼神冰冷:“你不用在我面前演戏!”

“我没有行动!我说的是真的……”徐梦瑶受了委屈。

“不管你是不是演戏,孩子出生后,你一定要投降!”

“我知道,我会去的……”徐梦瑶转过身,看上去很冷。“放心吧,这次我真的改过自新了,不会再欺骗大家了……”

古晓不知道应该相信她的话。

但是他什么也没说。

接下来的几天,徐梦瑶的情绪非常低落。

周围没人的时候,她总是抚着肚子,嗫嚅着一些遗憾。

不然就是表达她对孩子和古晓的不情愿。

古晓不小心撞了好几次,心有点软。

也许她真的后悔了...

丁和君下了飞机,直接回家了。

在家休息了一天后,第二天她去了顾晨曦和徐梦瑶。

古晓不在,我出去了。

徐梦瑶正在花园里晒日光浴。她躺在藤椅上,盖着毯子,手里拿着一本书在看书。

丁站在角落里看着她。

徐梦瑶看了一会儿,第郡主有些不安地合上书。

她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她嘴角带着微笑,第郡主怒气冲冲,情绪多变。

在它旁边的花园里,山茶花盛开着。

园丁每天都把花园里的花照顾得很好,尽管这是阮家最简陋的房子。

这就是有钱的好处。一切都可以照顾和提炼。

而且她比不上这些花。她已经很久没有美容院了。

即使在未来...

你越想,徐梦瑶的脸就越扭曲。

她突然伸出手,掐掉了一朵山茶花,用力在手心里磨着,仿佛它能毁掉一切美好的东西。

丁夏楠慢慢走向她,声音冰冷:“你不能动我家的任何东西,哪怕是一根草。徐梦瑶,你最近是不是太安逸了,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徐梦瑶惊讶地看着她。她什么时候来的?

丁穿着冬季新款黑色连衣裙,外面搭配一件白色羊毛外套。

她的头发光滑柔软,只戴简单的耳环。

但是耳环是粉色的圆形珍珠,和她白皙的皮肤很配。

而她手腕上的手表是一款稀有精致的百达翡丽。

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她红润容光焕发的皮肤,高尚的精神和幸福。

丁身上的一切都刺激了。

相比之下,她穿的是什么?

最便宜的纯棉t恤,羽绒服,牛仔裤!

她总有一天会穿这条烂街...

徐梦瑶冰冷的眼睛闪烁着冰冷的仇恨。“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刚才看小说的时候好着迷好生气。”

“借口真好。”丁冷笑。

徐梦瑶垂下眼睛,淡淡地说:“我说的是真的。小说里有一个女人被另一个女人带走了。我觉得自己对她一文不值,所以一时失控。”

丁夏楠当然知道,她是在骂她。

“真的吗?我不知道这本书叫什么。我回去看看。”

徐梦瑶笑了。“你这么忙,怎么有闲功夫看这种书?”

丁夏楠看了一眼书的封面,忍不住笑了:“原来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这本书我看过,但没看过你说的情节。”

被抓了,徐梦瑶也不尴尬,“你说得对,没有,那些都是我的想象。还有那个坏女人,你猜我想象的是谁?”

丁夏楠冷笑道:“当然是你自己。”

“不,是你。”徐梦瑶的眼神更加怨恨。“丁夏楠,你夺走了我的一切!”

“你的是什么?”丁冷声问道。

“一切都是我的。”徐梦瑶的声音很低,听起来很黑。“阮军·齐家也是我的。他应该是我的丈夫!他应该是我的!”

丁被惹恼了。“我从来没见过你这种不要脸的女人!”

“丁,你是最无耻的,你从我这里偷走了一切!所以……”徐梦瑶慢慢张开嘴,邪恶地笑了起来。“我会夺走你的一切,包括古老的黎明……”

“你知道,顾晨曦很爱我。即使他知道我做了很多坏事,他还是很爱我的。”

“只要我愿意,第郡主我会让他只爱我一辈子,第郡主让他永远不会忘记我,呵呵……”

徐梦瑶咯咯地笑起来,像一个老巫婆的声音。

丁握紧了的手掌。“我会让哥哥看到你的真面目!”

“就算他看清楚了,他还是会爱我,因为我也‘爱’他!”徐梦瑶冷冷的一笑。

丁冷冷的看着。“我觉得你疯了!”

徐梦瑶迅速站起来,看上去很痛苦:“是的,我疯了!我被你逼疯了。要不是你,我不会在这里!

要不是你,晨光不会不理我,我以后也不会和孩子分开!

我已经承认了我的错误。为什么还不肯原谅我?你一定要把我们的血肉分开才能让你幸福吗?

丁夏楠,你为什么这么残忍?他也是你侄子!

既然不能抱我那么多,不如现在就杀了我吧!你杀了我!"

说完,徐梦瑶冲上去拉她的手,打自己。

丁生气地挣扎着,“滚开,别用你的脏手碰我——”

“啊——”徐梦瑶突然被她推开,向后倒去。

而在她倒下的那一瞬间,她的身体突然翻了个身,肚皮朝下,摔得粉碎。

“梦瑶——”古晓惊恐的声音响起。

一阵风从丁身边掠过,古老的黎明已将迅速翻过。

徐梦瑶脸色变得苍白,看上去很痛苦。

她用力抓住他的手。“天一亮,我的肚子就疼...孩子留不住了,我肚子疼!”

古老的黎明在她下面,鲜红的血液在那里蔓延...

他的脸色突然变得苍白,他抱起徐梦瑶。他焦急地跑过来,叫道:“医生,来,医生!”

丁微微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

是时候来了...

徐梦瑶终于失去了冷静。

丁也跑去帮忙安排医生的抢救。

这里只有两个医生。当他们看到徐梦瑶的情况时,他们会知道孩子肯定会迷路。

“只能送医院。”他们说。

丁夏楠毫不犹豫:“现在就送!”

车子很快就准备好了,早上上车,跟在丁后面。

“你能开多快!”古晓告诉司机。

司机看了一眼丁,和丁微微点头。司机立即加大油门。

“好痛!”徐梦瑶突然尖叫起来,她的身下流了更多的血。

“天明,孩子受到保护了吗?!"她痛苦地问古晓。

古晓抱住她的身体,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徐梦瑶流下了眼泪。“都怪我。我没有保护我的孩子。我伤害了他……”

“别说话,你马上就要去医院了。”

“天明,呜,都是我的错。我不想没有我的孩子生活……”

顾晨曦被她的哭声弄得心烦意乱。“我告诉过你别说了,也许孩子可以留着。”

“啊,”徐梦瑶又是一声尖叫,“我肚子疼,我要死了!我和孩子都要死了!”

顾晨曦被她吓到了。“不,你不会死的,不会!”

徐梦瑶抓住他的胳膊,尽力说:“如果...如果我们都死了...你不能责怪夏楠...我们欠她的……”

说完,第郡主她晕倒了。

“梦瑶?徐梦瑶?!"古天早上使劲摇她,第郡主她都没醒。

丁觉得她的三观已经焕然一新。

她非常钦佩徐梦瑶,这是真的。

在这一点上,她仍然可以行动。不得不说她的心思很坚定。

她不会这么做的。

丁夏楠打开窗户,让风吹进来。徐梦瑶让她非常沮丧。

当汽车到达医院时,徐梦瑶被送到急诊室进行抢救。

古晨浑身是血的站在门外,整个人好像受到了很大的打击。

丁夏楠对司机说:“你回去给我哥带套干净衣服,再带点热茶和吃的。”

“好的。”司机点点头离开。

丁夏楠走到顾晨曦身后,淡淡地问他:“哥哥,你怪我吗?”

古晓慢慢回过身来,带着忧伤的眼神。

他看了她一会儿,微微摇头:“我不怪你……”

可能这就是因果报应吧。徐梦瑶的孩子注定要失败。

丁又问:“你相信我吗?”

“我只说过一次。我一点力气都没有,也不想杀死她肚子里的孩子。”

古晓眼神波动,不知道他信不信。

丁不再说什么,转身走开去打电话。

不久,君齐家也来了。

当他看到丁,他问:“你有什么问题吗?”

丁夏楠笑笑:“我没事。然而,徐梦瑶的孩子们肯定已经走了。"

俊浩根本不在乎这个。“没了就没了,就像她的刑期可以提前一样。”

丁拉着的手。"她和我争论时发生了意外。"

“她对你做了什么吗?”这是小君齐家的第一反应。

丁真的被感动了。我没想到他会这么相信她。

“她先动了手,我也没推她。”

“我相信你。”琦君冷冷地勾着嘴唇。“她忍不住行动了。”

丁也有同感。她笑着说:“我已经跟医生说了,留了证据。”

琦君用双臂搂住她的身体。“她马上就要死了,以后再也不能影响你的心情了。”

是的,她很快就能摆脱徐梦瑶的阴影。

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并没有感到兴奋。相反,她很平静。

司机很快给丁带来了需要的东西。

丁把衣服递给顾晨曦。“哥哥,你应该先换衣服。你这个样子我觉得不舒服。”

古晓不想动,只好去洗手间换衣服。

只是他一直很沉默,很明显很难过。

丁没有安慰他,更别说说什么了。现在说什么都是多余的。

手术持续了两个多小时后,徐梦瑶被推了出来。

当顾晨曦向前迈出一大步时,他听到医生遗憾地说:“我们已经尽力了,孩子还没有得救。”

古晓早就料到了这一点,但他心里还是很难过。

“胎儿已经存在五个月了。他的骨头呢?”丁直接问。

“留下的东西都还在。”医生说。

丁点点头。“请给我哥哥输血。我们要做亲子鉴定。”

古晨惊愕地看着她——

丁夏楠淡淡地说,“我怀疑这孩子不是你的。如果它是你的,徐梦瑶不会打算摆脱这个孩子。所以一定要做亲子鉴定!”

此章加到书签